笔趣阁(蓝色版)旧版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寒派长生 > 第2章 非是清明不能休

第2章 非是清明不能休(1 / 1)

中原十九州,修道门派共有大大小小百余家,其中最盛名在外的便是“九派一帮”。

六派分别是少林派、武当派、崆峒派、昆仑派、点苍派、天山派、青城派、华山派、峨嵋派。

剩余的一帮就是丐帮。

华山派深居简出,但在九派一帮中的地位却是名列前茅。讲道华山派就不得不提上一任掌门清上华道长,将华山主修剑法与心法修炼至近乎圆满,以霸道之势碾压其余门派。

然而清上华道长在飞升之时,惨遭失败,在华山暮云上身死道消。

前世的沈不青能够飞升上界,离不开清上华道长的留下的传承剑法与心法。而如今,随着沈不青重生,那么清上华道长的传承则必须在华山惨遭灭门前寻到。

“前世的我跌跌撞撞在下界苦寻五十甲子,这才从灵根的囹圄中跳脱,这一次,若是能找到上华道长的传承,那之后的修炼就事半功倍了。”

“只可惜,现在的我还上不去那凶险万分的地方,还是需要巩固基础,认真修炼外功。”

沈不青肩担着水,现在满头大汗,嘴里还喘着大粗气,两腿竟还有些颤颤巍巍,走不动路的迹象。

很明显,现在的他身体素质可以说是非常差劲,连最底层的外门弟子都不如。

“师弟,今年的外门晋升考核就在下个月了,你打算去参加吗?”张鲁一担着水,脸不红,气不喘,来回两次的担水对他来讲跟个没事人一样。

其实,这也和他勤奋的修炼离不开关系,每天仅睡三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苦练铁头以及铜皮铁骨两本外功,而这样的锻炼,他已持续了整整三年。

“师兄,你现在来回担水四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沈不青忽然这样问道。

张鲁一满脸自信,洋洋得意道:“当然,师弟,怎么了吗?”

沈不青笑了笑,说道:“师兄,你要是帮我肩上这担水给担到山上去,那我告诉你一个提高进入外门的小方法。”

张鲁一质疑道:“师弟,你肯定是犯了癔症,你连基本功都没有练好,你怎么可能会有提高晋升率的好办法。”

“嗬!”沈不青将肩挑的一担水放置在台阶上,坐在一旁说道:“师兄你过来,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知道今年有一位刚入职内门的长老吗?”

“这个我知道,全华山上下都知道,怎么了?”张鲁一有些疑惑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张鲁一仔细想了想,这位新入华山的内门长老可是十分厉害,好舞剑,御剑飞行,而且在内门长老指教赛时,仅十个回合就打败了千年老八的五长老。

而且,据说他的身份来历十分神秘,除了长老们,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沈不青狡黠的笑了笑,勾起他的好奇心,却又不说下去了,“没什么,师兄走吧,咱们还要给膳食房送水呢!”

张鲁一却不让他走,拉住他的手臂问道:“师弟,这件事你得说清楚!话不能说一半就不说了,这样是很没有道德的,你跟师兄说说看。”

沈不青担着水,慢悠悠地走在台阶上,说道:“我问你,你知道那新入内门的长老姓甚名谁?。”

“姓沈,名佑之,这怎么了?”

“那我接着问你,我姓甚名谁?”

“姓沈,名不青啊!沈师弟,你是不是真的得了癔症?有病就得治,不能拖!”

张鲁一伸手试探他的额头,但并无发热的迹象。“你有话就说话,我还以为你得了癔症。”

沈不青继续问他:“你可知道沈佑之从哪里来?”

“应该是朝歌城!”张鲁一答道。

沈不青又问:“那你知道我从哪里来?”

“朝歌城!”张鲁一答道。

想到这里,就算是个榆木脑袋也会猜出些什么来,张鲁一摩挲下巴,好似恍然大悟。

沈不青趁热打铁,又讲道:“师弟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张鲁一左顾右盼,有些好奇地问道。

“其实……新入内门的长老是我的远方亲戚!”沈不青一脸你懂得地讲道,“只要你帮我把这担水挑上去,我就让沈佑之给你开个后门,进入外门,一句话的事情。”

寒冽的风呼呼地响,仿佛要把人掀翻下长阶。

张鲁一闻言,却并没有欣喜的姿态,而是一本正经地认真说道:“师弟,你知道吗?领我进华山派师叔对我说过一句,他说,华山派集天地灵气,养天地人杰,求道求的是光明磊落,正气凛然。尽管师兄多与你玩闹,但这样的事,不要再说了,我可以不进外门,但我们华山的弟子不做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水可以担,但绝对不能作弊!”

说罢,张鲁一什么也不说,就独自肩挑着两担水向膳食房走去。

沈不青看待他的反应,并不觉得奇怪,否则就凭他着三脚猫的外功,前世怎么可能就一眼得到老古董三长老的青睐,最后还成了明德峰上唯一的亲传弟子。

不过沈不青倒是暗自腹诽:“沈佑之那洁癖家伙,怎么可能是我沈不青的远房亲戚,想到那副脸,呕……”

“还是传授他明德峰失传的基本外功,倘若他要是炼成了,不出四年便能入七峰其一。”

沈不青歇息一会儿,便朝着山腰走去。

此时的天,开始变得灰蒙蒙起来,东边泛了几点亮光,那连绵起伏的巍峨群山开始吐露出一圈圈浓郁的白雾,风不知从何处吹来,竟惹得山崖上的白樱簌簌作响。

山腰上,是一块十分宽阔的平台,大约能容纳百千弟子,而绰绰有余。再往上是一片长长的石阶,石阶两侧种植了纷纷扬扬的梅树,此刻正欲盛放。

上面坐落着一座清明而恢宏的宫殿,那是练功房,供给内门弟子在里头论剑试剑。

从宽阔广场上走过,再踏上幽静的台阶小径,过了一会儿,便能看到山林里有一座精巧的石房正升着袅袅炊烟。

“刘明涛,你小子在干什么,没吃饭吗?再往火炕里加把火!你这点火是给你小子泡温泉吗?他娘的,加大火!馒头要是没熟,我把你小子抬上餐桌去!”

“烧热水的放青悠草没有?没有放,我把你放热水里!听见没!”

“可柴火房里没柴火了!胖老!”

“那就给老子去柴火房的那里找!他奶奶个娘的,那群杂役干什么吃的!尽是些没用的东西!”

“黄集!你小子滚哪儿去了!给我把那两笼白面馒头给端到练剑堂去,别给老子馒头弄撒了,听见没!”

“是,胖老!”

诺小的膳食房里摩肩接踵,捉襟见肘,屋子里蒸热着茫茫水雾,烧柴火、端蒸笼、掀起锅炒菜的,这热火朝天的场景跟在云霄天宫里打仗似的,烟熏火燎,人影穿行。

石房子后边,张鲁一正将担着的水倒进水缸中,而沈不青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托腮苦思。

“到底练哪个基本功好,梅花祖师的梅花功?算了,虽然功法精妙犀利,但这是给女子修炼的,动作太柔弱娇嗔。这要施展出来,我要被华山上下笑死。”

“不能诡异作怪,不能矫揉造作,功法还要精妙返璞,需要能够驱除身体里的杂质,巩固强身。”

沈不青苦思冥想,最后只有三部功法适合当下的自己,“金元功,适合初练者。优点是益神补气,强筋劲骨,练至中期便能使势外放,霸道凌人。缺点是需要往死里练身体,撞巨石,抗大树”

“水流功,优点是修身养性,主练一股精神,练至大成,天下无不能分庭抗礼之基本功法。缺点是需要长期浸泡在水中,加以激流锻炼筋骨,练完后需要辅以清心寡欲心法,断七情六欲。

“金元功适合张鲁一,水流功适合沈佑之那样的家伙,看来我还是要修炼老功法六清功。”

六清功作为华山派的传承基本功法,天下人人皆可修炼,不过完善的六清功在百年前就失传了,现在的六清功虽然形神兼备,但还是却少那位祖师的个人见解。

“幸好,上辈子就从华山断壁得到了完整的六清功,嘿嘿嘿,看来这辈子就要走上拳打九派一帮,威震凡界的道路了,哈哈哈哈哈!”

沈不青忽然仰天大笑,旁边的张鲁一在淡定倒水,他知道自己师弟肯定是得了癔症,不肯说,现在好了,又犯了。

“病还是要早治疗,不然发病就晚了,害,可怜的师弟。”

最新小说: 顾念可沈思远 疯刀传 雷动苍穹 秦桑榆陆凉城 重生洪荒之屠圣灭道 阴缘之我的老公是只鬼 山海提灯 放任 许你一生诗情画意 张大雷林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