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不堪明月入我眼(1 / 1)

“沈不青,你已经死到临头,快交出你手中的鬼凝石!”

“沈不青,你祸害人间百姓,纵鬼屠城,其罪行罄竹难书。若你识相,就赶快交出鬼凝石,我们便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沈不青,事已至此,你在劫难逃。还是乖乖交出你手中鬼凝石,好教你与地下的亡灵们相会!”

“南梁十四郡,足足有三座十万人口的大城,竟一夜之间被屠害!除了你沈不青手中的鬼凝石,世间还有哪个做的出来?”

沈不青颤颤巍巍站在悬崖边,背后是高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他擦拭着嘴角溢出的鲜血,神色淡漠,仿佛那件红衣不是被他的鲜血浸染一般。

夜晚清寒,山谷中的风吹得衣袂铮铮作响,披散的乱发迎风飘扬。

他看着眼前这群正道人士,嘴角却蓦然挂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想硬抢我的鬼凝石,直说就是,支支吾吾的,竟也没有一丝正道的风度。”沈不青从魂窍里将鬼凝石取出,一颗黑不溜秋的粗石头,忽地出现在他手中。

“鬼凝石!沈不青,你想干什么?”

“沈不青,把鬼凝石拿过来,我等可饶你一条姓命!”

“沈不青,我劝你最好识相些,否则后果自负!”

众人神经一紧,他们看见沈不青竟然想将鬼凝石丢下那万丈深渊。如果鬼凝石没了,那所有的谋局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愤怒的,紧张的,恼羞成怒的,倒成了一幅生动的人性百像图。

沈不青却只觉得好笑,笑道:“不过一顽石罢了,想要?那给你们就是!哈哈哈。”

话音刚落,沈不青便将黑凝石抛却空中。

众人一见,一等人面面相觑,而一群人早已朝着空中飞去的鬼凝石蜂拥而至,其手段各显神通。

然而,下一秒。

“砰!”

黑色的顽石竟然炸成一道强烈的烟花,将群人震得心惊胆战,肝胆俱裂,死的死伤的伤。

黑衣女子见状,揶揄道:“一群蠢货,他若是把鬼凝石交了出来,那前面还要我们做什么?”

老翁瞥了一眼受伤的几人,浑是不屑,进一步说道:“沈不青,你竟然还耍如此花招,哼,看来你今日是不想活着回去了!”

“无聊至极,来都来杀我便是,鬼凝石就在我的手中,杀我者,可得宝!”沈不青淡然一笑,仿佛深受重伤的人不是他一般。

他环顾四周,皆是劲敌。

后背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叹而今,老翁不劲,枉为真少年。”

“罢了,罢了,都随烟消云散,即然埋不到青山桑梓地,那各位便同我走一遭鬼门关,看看这阴曹地府,竟是怎样光景!”

只见沈不青闭上眼睛,胸膛与眉心竟散发一缕缕骇人的金光气息,仿佛惊涛骇浪,躯体皲裂出可见的裂缝。

围剿沈不青中为首的老翁,在瞬间便看出端倪,大喊道:“不妙!他竟是想引爆魂窍,快撤!”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迟了,在谈话期间,沈不青便在准备。

“砰——”

一声撼山震地的巨响,高耸入云的山峰上悍然解体,炸得四分五裂,纷纷坠落万丈深渊当中。

生也如此,死也如此,求道永生,竟是为谁?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真想再看看数青峰上的紫竹林,坐一坐云深不知处的长生殿,品尝品尝人间楼的烧鸡。

求道路上三百年光阴,转瞬即逝。

道消身死万事空,不见长生不成疯。百年须臾只一瞬,穆王何事不重来?

“沈师弟,快醒过来,你再不起来我可就踢你屁股了啊!”张鲁一站在竹席上,用脚踹着沈不青的屁股。

“师弟!”

“沈师弟?”

“师弟……既然如此,就别怪师兄了!”张鲁一喊了半天也没反应,实在无奈,只好撸起袖子,准备朝着沈不青的脸上扇去。

下一秒,沈不青就惊醒了起来。

“卧艹,张鲁一!你发什么羊癫疯?”沈不青惊得从床上跳起来。

张鲁一皱眉道:“师弟,师兄为了你不迟到,出此下策,你居然不感谢师兄,还出言不逊!”

“看来是病得不清,不过治病的事情等会儿再说,赶快起床,膳食房里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工了,我先去担水了,你快点啊!为兄先去也!”

张鲁一说着说着就从房间里消失了,只留沈不青在竹席上迷茫。

“张鲁一?膳食房?担水?这不是几百年前在华山派发生的事情吗?”沈不青坐在竹席上,摩挲着下颚,“让我捋捋,我不是被那群老东西围剿追杀,然后自爆身亡了?难道是那黑不溜秋的石头干的?我回到三百年前了?”

“卧艹,这鬼石头居然还有这种功效!”沈不青仰天长笑,“不枉我从魔教的至宝殿把他偷回来,哈哈哈哈哈!”

沈不青没笑一会儿,门外又传来张鲁一的声音:“沈师弟,羊癫疯等会儿再发,你再慢些,今天就没有饭吃了!”

顿时,沈不青额头出现一条黑线。

他忽然想起,在华山派的时候,还只是个杂役弟子,每天需要担水、砍柴、跑腿才能吃到饭。但凡晚一些,就得饿一整天。

“算了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一世……”沈不青话话音未落,窗口就丢进来一根浑粗的竹子,“啪”地将他砸晕。

罪魁祸首张鲁一走进门,摇了摇头,喟然一叹:“师弟,看来你癔症不轻呐!”

华山派,青峰山下。

树林里,一处清明的茅草屋。

俯瞰而去,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杂役弟子拖着另一个衣衫褴褛的杂役,长长的拖痕像极了一条曲线弯折的细蛇。

“张师兄啊!你能把我放下来不?再这样下去,师弟我,真的要变成脑瘫了。”沈不青无语地欣赏着风景,任由脑袋在台阶上磕来磕去。

张鲁一却是皱眉,语重心长道:“师弟,你这癔症着实是不轻,待师兄带你去林大夫那里看看。”

沈不青一脸无奈,继续说道:“我没病,你要是再这样把我拖着走,那就真要变成脑瘫了。”

张鲁一闻言,觉着有些道理,把沈不青的双腿放了下来。

“师弟,你确定你真的没病?平常你可不是这样的。”张鲁一用看待智障的眼神,关怀着沈不青,显然是不相信。

沈不青脸上毫无波澜,但心里却是将张鲁一打得落花流水,鼻青脸肿。

“师兄,难道非要说我出,你—喜—欢—林—师—姐才肯罢休吗?”沈不青站了起来,旁侧敲击道。

张鲁一连忙捂住他的嘴巴,接着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师兄弟后,这才放心下来。然而,他脸上的双颊却红的得跟个寿桃一样,直红到耳根子背后。

“你……你别乱说!这种话怎么能够乱……乱说呢?”张鲁一支支吾吾的,讲道那位林师姐,连话都不会说了。

“咳咳……好了!看来沈师弟你确实是恢复正常了,那就不去用林大夫那里,趁着天还没亮,我们还是赶紧去担水吧,不然晚了,就真没饭吃了。”张鲁一故作正经地开始转移话题,脚步飞地往下山走去。

沈不青望着他倔强的背影,不由坏笑,心里蓦然升起一丝熟悉温暖。

前世,张鲁一在药圃堂对林师姐一见钟情,但奈何两人身份差距太大,此后张鲁一便勤奋修炼,日夜不息。只可惜,最华山派被群攻的那一日,为保护华山,两人纷纷在华山上陨落,张鲁一至死都没有将这份珍藏在心底的爱意诉之于口。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有他沈不青在,这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纵使千难万难。

“张师兄,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林师姐又不在前面!”沈不青看着快速跑去的背影,大声喊道。

张鲁一打个踉跄,差点就跌倒在台阶上。

山上的沈不青见此得逞,一脸坏笑,“张师兄啊!能占我便宜的人,还没出生呢!”

寅时时分,天空正值昏暗冥冥的时候,云层都是暗青色的一片,像搅动着一潭黑墨水。远处的重峦叠嶂,像一条匍匐的蛟龙迤逦在山脊上,山谷里吹拂着冷风,满山的树叶簌簌乱响。

华山唯一长阶上,留着几盏摇曳的火烛,由石罩和油纸防备着山风。

暗暗的台阶上,能看见两粒绰约的人影。

最新小说: 顾念可沈思远 疯刀传 雷动苍穹 秦桑榆陆凉城 重生洪荒之屠圣灭道 阴缘之我的老公是只鬼 山海提灯 放任 许你一生诗情画意 张大雷林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