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蓝色版)旧版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极道剑尊 > 第2494章 幻境十八年!

第2494章 幻境十八年!(1 / 1)

推荐阅读:

十八年。

在这幻境内待了这么多年,上到国公本人,下到府内的随意一名下人,顾寒对他们的性子都了如指掌。

他明白。

不是这些人变友善了,只是因为罗万年有了利用价值。

至于那门亲事。

他并不觉得那位心如蛇蝎的国公夫人会安什么好心。

事实果然如此。

那是一个老姑娘,比罗万年大了好几岁,因为幼年一场大火烧毁了半张脸,还瞎了一只眼,更是个哑巴,便是一些讨不上媳妇的穷汉,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而她。

便是罗万年没过门的妻子。

二人的婚事很匆忙,也很草率,没有聘礼,没有陪嫁,没有三书六聘,没有八抬大轿,只是给罗万年的母亲上了柱香,简单拜了天地,写了婚帖,便算成了。

婚房更是简陋。

只是将原来的那座柴房拆了,原地又粗糙地盖起了一间小瓦房而已。

可罗万年很知足。

至少至少,他有个家了,至少至少,他有了妻子,虽然不怎么好看,可却是个善良温柔的性子,照顾他起居饮食,几乎无微不至。

更重要的。

在对方那里,他得到了尊重,真正的尊重,也生平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他是罗万年,不是狗杂种。

破天荒的。

他对那位国公夫人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意。

一晃眼。

三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这段时间,是罗万年最轻松,最幸福的几年,无人打扰,无人找茬,日子虽然清贫,可夫妻二人携手,倒也美满自在。

更重要的。

在成婚第二年,二人有了个女儿,一个和罗万年母亲像极了的女儿。

罗万年很高兴。

“努力变得更好。”

这句话成了他新的寄托,而妻女,也成了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

同样的。

这三年顾寒几乎没有收到任何痛苦怨力反馈,这让他有了一丝喘息之机,不断调用剩下的众生意,来对抗罗万年的浸染。

他有预感。

接下来罗万年的痛苦,将会十倍,乃至数十倍地增长。

……

幻境内的罗万年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知道,自己能有今日的一切,只是因为那些人需要他的学识而已。

也因此。

他读书越发用功了,而读书,似乎也成了他唯一的救赎之道。

很快的。

大考之日来临,凭借自己的才学,罗万年代替罗问上了科场,一路引吭高歌,直接将罗问生生推到了三甲头名,高中状元,又在那位宰相的暗中运作下,和公主定下了婚约,摇身一变,以小公爷之身成了当朝驸马,风头一时无两,更胜以往的郑国公罗信。

这一切都和罗万年无关。

科考之后。

他马不停蹄地往回赶,想着趁此机会,趁着国公夫人高兴的日子,提出请求,带妻女离开,隐姓埋名,远走高飞,离开这个让他痛苦了十八年的漩涡。

可……

等他终于赶回家中,却发现妻子早已死了三天,尸体放在了一块破门板上,仅用一块百步胡乱蒙着,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一旁。

年仅四岁不到的小女儿早已昏迷了过去,又哭又饿数日,让她也几乎命悬一线。

手忙脚乱的。

他将女儿救了过来,在对方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声音里,大致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三天前。

国公夫人丢了一根玉簪,多方调查之下,找到了他的住处,从他妻子的贴身之物里找到了这根玉簪,然后……便被国公下令,当场杖毙。

恍恍惚惚中。

他掀开白布一角,从妻子的手里拿到了那根带着血迹的玉簪。

可他明白。

一个又哑又瞎,心地比谁都善良,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去灶房偷拿一粒米的妻子,怎么可能会偷东西?

一声酒嗝响起。

醉醺醺的罗四提着酒壶晃晃悠悠走了过来,看着被白布蒙着的尸体,狠狠啐了一口。

“呸!”

“不知死活的东西,夫人的东西也是你能拿的?被打死活该……娘的,差点连累老子吃了瓜落,管事的位子不保!”

罗万年突然回头。

“你,说什么?”

“聋了?”

罗四骂骂咧咧:“老子说她活该!你也是,狗杂种,你真以为你帮小公爷做点微不足道的事,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公爷就能认你了?做梦!狗杂种永远是狗杂种,夫人大发慈悲,留你女儿一条狗命已经是……”

噗!

话没说完,一根玉簪突然插在了他喉咙上!

“嗬嗬……”

罗四瞪大了眼睛,捂住喉咙,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满脸阴寒的罗万年,身体慢慢软倒了下去,抽搐个不停,想说话,却被鲜血堵住了喉咙,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

这个被人肆意嘲笑,辱骂了将近二十年的狗杂种,会有胆子跟他动手。

“记住了。”

罗万年盯着他,木然道:“我叫罗万年,花开富贵万万年的……万年!”

直到罗四断气。

他的眼睛都没眨一下。

轻轻拔出了玉簪,他抱着小女儿,踉跄着走了出去,一路之上,所有人看他的眼神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冰冷,漠然,不屑……以及幸灾乐祸。

像是刀子一样。

这些目光将他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切割得支离破碎。

强撑着一口气。

他勉强来到了罗信的住处,想要讨一个说法。

可……

罗信并不见他,只是让人传了句很不耐烦的话。

“你若早死了,哪来这么多事?”

罗万年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回到那个曾经满是温馨,如今却满是冰冷的小屋子里,他抱着女儿,对着妻子的尸体守了一夜。

等天亮时。

他的头发近乎白了一半,面容也像是苍老了十岁。

“终于来了。”

看着这一幕,顾寒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强打起精神,准备硬扛那接下来如狂风暴雨般的痛苦怨力。

看到希望。

却永远与之失之交臂。

虽然并不是罗万年,可此刻他却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沉重。

只不过。

预想中的痛苦和怨力并没有来,来的是小女孩如呓语般的一句话。

“爹,我饿了……”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