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血迹长剑(1 / 1)

推荐阅读:

「烛幽太子殿下,我们在小孩子面前舞剑弄枪的,多暴力啊,影响多不好。」凌空离缓缓松开了血鳞,从须弥戒中掏出了一柄血迹斑斑的腐朽长剑。

这柄腐朽长剑除了剑身上的暗红血迹与锈纹,外表与一般铁剑无疑,看上去既普通又脆弱,仿佛只要遭受到剧烈冲击便会折断成两截。

但让众人惊奇的是,这柄腐朽长剑散发的气息,强大且深沉,像是从太古而来。

它光是放置于凌空离的手中,阵阵剑气便随风飘荡,不禁让人心生畏惧。

「凌空离,原本我以为已经清楚你的底细了,可没想到你又给了我一个惊喜啊,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道陌玉一抹须弥戒,墨色龙枪呼啸而出,浩瀚的气势,伴随着阵阵龙吟荡漾开来。

使得众人本能地退散到四周,留给了道陌玉与凌空离一定的空间。

众人并不知道道陌玉和凌空离为什么要掏出武器。

不过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之间那焦灼的气氛,很明显是要干仗的架势。

众人不免兴奋起来。

一位是当今公认的宇宙第一天骄,一位是充满迷点的沧海遗珠。

不管结果如何,两人比斗的过程都一定会十分精彩!

一部分心思比较活络的修士,甚至已然从须弥戒中掏出了留影石,准备记录下这极具纪念价值的一战。

「烟儿姐姐,陌玉哥哥跟那个大哥哥刚刚相处的不是还很好吗?怎么现在各自都掏出武器了呢?他们不会打起来吧!?」

两大绝世神兵释放而出的威压压得凰落尘有些喘不过气,这也不免加重了她心中的担忧,于是她很是急切地问道。

「放心吧,刚刚陌玉哥哥跟烟儿姐姐传音解释过了,只是一场切磋而已,不会有事的。」谷烟儿温柔一笑,希望借此减少凰落尘心中的担忧。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落尘就放心了。哼!陌玉哥哥也不事先跟落尘说一声,害得落尘白担心!」凰落尘鼓起小脸,小声嘟囔着。

「哎呀,我们的小可爱别生气啦,不关陌玉哥哥的事,都是姐姐不好,哥哥刚刚让姐姐转告落尘了,是姐姐愣神了一下,不小心给忘了。」谷烟儿揉了揉凰落尘的小脸,饱含歉意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呀,那落尘就不生气了,烟儿姐姐我们一起给陌玉哥哥打气吧。」

凰落尘从谷烟儿的怀里跳了下去,扯着嗓子用稚嫩的嗓音喊道:「陌玉哥哥加油呀!陌玉哥哥是最厉害的!落尘相信陌玉哥哥会赢的!」

道陌玉听到凰落尘的声音后,回头一笑,心情都好了许多,开口对谷烟儿和凰落尘说道:「烟儿,落尘放心吧,我们只是切磋而已,试一下这杆墨色长枪的力量,你们注意不要被波及就好。」

「夫君,点到为止,千万不要受伤了,要不然我会心疼的。」谷烟儿用嗔怪的语气说道。

「知道了,你夫君我是什么实力你还不清楚吗?」

「哼!就会糊弄我,不管你了。」谷烟儿幽怨的娇喝道。

道陌玉现在才只是先天境,虽然可以通过烛幽道环借用一部分灵师境的力量,但借来的总归是借来的,凌空离根本无法合理运用其中的道韵。

而凌空离却是实实在在的半步灵者境,能够施展的力量完全来自自身,能够更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实力。

两者相比之下,谷烟儿自然会产生担忧。

「凌空离,先失陪一下。」道陌玉将手中墨色龙枪插在地面上后,便来到了谷烟儿的身边,

哄了一会谷烟儿后,才再次取出长枪。

「哈哈,没想到啊,堂堂上界一大神

国太子居然喜欢围着娘子转,是我对帝王家有什么误解吗?我们下界位面世俗界的帝王都不会这样啊,道陌玉你当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凌空离直呼道陌玉名讳的举动,惊得亘古神殿众修士瞪大了双眼。

我靠!

这家伙怎么敢的啊!

我亘古神殿殿主都不敢这么随意的直呼烛幽太子名讳!

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道陌玉好像并不在意一般,甚至带着一丝炫耀的意味调侃道:「我喜欢围着娘子转又如何,我认了,我娘子在意我,我自然要照顾她的情绪,可不像某人啊,到现在了都没有来关心,真的好可怜啊。」

嗯?

烛幽太子殿下这么好相处的吗?

好像并不像传闻中那般生人勿近啊……可是为什么烛幽太子殿下对第一神女殿下的态度一直不好呢……

一众亘古神殿修士对道陌玉的印象发生了转变。

「呵,跟我比这个?」凌空离自认为深情地向血鳞望去。

「死去!我可不想跟你一起丢脸,反正你又不会有事。」血鳞一脸冷漠,冷淡回应。

「好吧,我承认这方面你赢了。」凌空离无奈转回身子,摆了摆手。

「哈哈哈,那是当然。」道陌玉得意地笑出了声。

「切!看一会你还能笑出声吗?」

凌空离说完,也不管道陌玉是否准备好,就一剑向道陌玉眉心刺去。

这一剑,凌空离并没有调用任何能量,只是运用纯粹的剑招,似缓实疾,转瞬间便来到了道陌玉的眼前。

匆忙之下,道陌玉立即拉开距离,提枪一挑,挡下了凌空离这出其不意的一击。

「凌空离!你不讲武德啊!」

「这又不是真正的比武,切磋而已,讲什么武德。」

凌空离再出一剑,变幻莫测,迅疾如电!

而这一剑同样没有调动任何能量。

「哼!跟我比拼纯粹的招式是吧,不过也正合我意。」

道陌玉自然是看出来了凌空离的想法。

他同样是想检测一下手中神兵的基础力量。

所以道陌玉同样没有调动任何力量,便刺去一枪用来应对凌空离的剑招。

不过相比较凌空离剑招的诡异,道陌玉的招式就简单多了。

他使用的只是最简单的直刺。

砰!

墨色龙枪与血迹长剑相交的刹那间,一阵阵金属碰撞产生的嗡鸣之声便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这股嗡鸣声像是神龙咆哮又像是修罗嘶吼,让在场的众人神魂巨震,心存戒备。

而这次过招过后,道陌玉与凌空离很有默契地分开了一定的距离,没有急忙出手,只是保持着战斗起手式,一动不动。

「你的这柄剑很不一般啊。」道陌玉微微皱起眉头,通过刚刚的过招,道陌玉判断出,凌空离手中的这柄血迹剑至少跟自己手中的墨色龙枪是一个级别的神兵。

也就是说凌空离手中的血迹长剑至少也是鸿蒙至宝!

「你的这杆长枪果然也很不一般呢。」凌空离微微眯起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现在使用这柄剑,应该很吃力吧?」道陌玉目光一凝,斗气猛然爆发开来。随时准备着下一次进攻。

「你不同样是也吗?烛幽太子殿下就不用以五十步笑百步了吧。」

「也是啊,那就再战吧!」

砰!砰!砰!

道陌玉与凌空离再次缠斗在了一起。

金属的碰撞声与轰鸣的空破声不绝于耳,并且随着二人交手速度

的加快,声势也变得越来越浩大。

一些武道境界较为浅薄的修士,眼睛甚至逐渐开始跟不上二人的动作,只能通过声响来判断二人交手的次数。

「这二人的武道境界也太高了吧,我已经看不清他们是怎么出招的了。」一位亘古神殿的女性修士,揉了揉眼睛,无奈地说道。

「是啊!这两人简直就是怪物!尤其是烛幽太子殿下,要知道他今年才只有十六岁啊!凌空离虽然跟太子殿下势均力敌,但他可是整整比太子殿下大七岁啊。」一位跟刚刚女性修士境地相同的瘦削青年开口说道。

「天啊!跟他们一比,我的武道境界简直就是一堆烂泥!谁能告诉我他们现在是怎么出招的啊!」一位魁梧大汉双目猩红,崩溃地跪在了地上,不甘的喊叫出声。

随着道陌玉与凌空离交手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多的修士看不清二人的动作,只能向周围武道境界比较高的修士询问过程。

而一位与古云瑶关系比较好的女性修士,直接找到古云瑶询问道:「第一神女殿下,您能跟我们讲解一下,烛幽太子殿下和凌空离究竟使用的是什么招式吗?我想其他亘古神殿弟子也应该很好奇。」

古云瑶听到后,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但是开口道:「讲实话,凌空离使用的剑招,我也没有看出来出自上界哪一方势力的传承,不过剑法之精妙并不比上界中那些顶尖剑修势力的传承要差,其中的蕴含的神韵甚至要超过当今十大剑子使用的剑招。」

古云瑶微微顿了一下,留给众人消化这段信息的时间。

可有人却迫不及待地问道:「那烛幽太子殿下使用的枪招呢?他使用的是什么级别的枪招?关于烛幽神国的传承,我自认为也算是比较了解的啊,可是我根本没看出来烛幽太子用的是那一套枪法。」

古云瑶面露难色,再次看了一眼道陌玉与凌空离战斗的场面后说道:「我知道我说出来后,你们一定会质疑,或者是根本不信,但烛幽太子使用的确实是基础枪法。」

wap.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