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非我之意(1 / 1)

推荐阅读:

死了!

又死了!

甚至都没有留下全身!

此子简直是修罗杀神转世!

看到道陌玉再次杀死了一位自己的同僚,修士杀府的代表们再也不敢在轻视面前这位只有先天境修为的少年了。

此时的眼神中只有无尽的恐慌与畏惧。

“我说!我说!这一切真的都不是我们的注意啊!道天骄您想想,我们这样一群还没有突破灵者境的修士怎么可能替整个修罗杀府做主,我们都是奉命行事啊!”

几位修罗杀府的代表连滚带爬地来到道陌玉的身前,匍匐在地上,一个劲地磕着头,嘴中吐露着不绝于耳的哀嚎。

这般聒噪的声响,使得道陌玉的心情更加烦躁了,最主要的是他并没有从他们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们想叫我明白什么?派你们这些酒囊饭桶过来是你们修罗杀府根本没有把我神武盟放在眼里吗?还有!你们是不是答非所问了?我向你们问的问题是什么?难道是让你们在我面前诉苦吗?”

道陌玉周身的杀气向修罗杀府的代表们笼罩而来,霎时间,这些代表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忘却。

“你们都成哑巴了吗?我只给你们三息的时间考虑,要是三息过后,我还没有从你们的嘴里得到让我满意的答案,那我就只能将你们一个接一个处理掉了。”

不!

不!!!

我还不想死了!

修罗杀府代表们的神魂此时如遭雷劫一般,进入了回光返照的状态,冲到道陌玉的面前,抱着他的脚踝就要开口。

可当这些人正要哀鸣之际,一声巨响中会议大殿的入口处传来。

轰!

会议大殿的大门直接被一股巨力轰开,一位身材高大,手持血色双手剑的硬朗男子闯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修罗杀府的代表一见到此人,眼中便再次绽放出了精芒,仿佛看到了靠山一般,纷纷爆发灵能想要离开道陌玉的控制范围。

刚准备开口的嘴也在第一时间紧闭了起来。

“你应该是宗神斗吧?我记得我们见过一面。”道陌玉释放出煞气威严,将想要逃跑的修罗杀府代表们一下子镇了下去,随即对眼前的硬朗男子缓缓开口道。

“道修士,倒还真是好记性,居然没有忘了我宗某,如此一来,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呢?”宗神斗脸上的青筋暴起,他着实是被道陌玉无礼的态度给气到了。

而最让他感到不爽的是,他并没有从道陌玉的身上看到,先天生灵对于灵师修士应有的胆怯。

仿佛他从灵者境突破到灵师境不过尔尔,不足挂齿一般。

他可是还记得他们之间可是有一个赌斗的!

“刑天战神阁下言重了,感到荣幸什么的还不至于,毕竟我们之间还有事情没解决,不是吗?所以我记住你的姓名是应该的。”道陌玉摊了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道修士,还真是心高气傲啊!真不愧是夏盟主选中的男人呢。”宗神斗没好气地说着,往夏无双的方向瞥了一眼。

他想看一看夏无双的态度,判断一下众说纷纭、荒谬至极的流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毕竟只要是亲眼看到过夏无双战斗时英姿的男子,就很难不在心中留下美好的幻想。

就连宗神斗这种痴迷修行,痴迷武道的人也是如此。

而让宗神斗感到诧异的是,当他的眼神与夏无双对视的一瞬间,夏无双竟然亲口讲话了。

“刑天战神阁下,我的男人好像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轰!

刹那间,宗神斗心神巨震。

此刻,他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觉。

夏无双都亲口承认了,这叫他怎能还不明白。

呵!还真是可笑啊!

宗神斗的眼神微微涣散了一瞬间后,就再次聚集起了精芒,而这次比之从前任何时候都要纯粹,好似抛弃到了束缚自身许久的枷锁一般。

“夏无双,是我无礼了,不过我想问一问,这躺在地上的两具身体是你的意思,还是道修士的意思。”宗神斗面色冰寒,杀气中体内喷薄而出。

而看到自家少主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修罗杀府的代表们仿佛找到了生的希望,开始龇牙乱叫起来。

“少宗主啊!救救我们吧,这位道天骄简直是杀人不眨眼啊!”

“我们都是被迫才出来谈判啊,少宗主你有义务救我们的呀!”

“少宗主,我上有千岁老母,下有一岁幼儿,我真的还不能死啊!”

这些修罗杀府的代表们一时间连灵能传音都忘了用了,吵着整个会议大殿都乱糟糟的。

道陌玉一个没忍住,就用精神攻击将几个吵着最凶的击昏了过去。

而出奇的是,宗神斗并没有理会道陌玉的所作所为,只是直勾勾地望着夏无双。

看着另一个男子如此看着自己的女人,道陌玉心中涌现出了一股异样的情绪,而这股感觉让他心口发闷,不过道陌玉也不好说些什么。

而此时道陌玉赌气的模样,让夏无双心中暗暗发笑,不过她也不忍心道陌玉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于是说道:“都有,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当然,我的意思也是他的意思。”

说完,夏无双对道陌玉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道陌玉在听觉和视觉的双重冲击之下,一下子慌了神,一抹红润爬上了他的面庞,身上的杀气都减弱了许多。

“这样啊,我懂了。”宗神斗当然注意到了夏无双与道陌玉之间那微妙的互动。

一时间,他的心里再次发堵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宗神斗的表情管理十分卓越,从他的面部表情根本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嗯,那刑天战神阁下,请问你此时到达会议大殿有何贵干呢,我好像并没有通知你来会议大殿。”夏无双也懒得跟宗神斗拐弯抹角,直接向宗神斗开门见山问道。

“自然是为了这次修罗杀府与神武盟的协商而来。”

宗神斗平淡的话语却在修罗杀府代表们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们现在才开始注意宗神斗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怪异之处。

因为在原定的计划中,这次谈判本来是坚决不被允许告诉宗神斗的。

可此时宗神斗却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这里,那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和目的就耐人寻味了起来。

“那刑天战神阁下,你是什么态度?”夏无双也感到了一丝好奇,于是开口向宗神斗问道。

“夏盟主,我只能说宗门意愿,非我之意愿。”宗神斗长叹了一口气后,缓声说道。

宗神斗这样的表现无疑让修罗杀府的代表们心里一寒,心境再次跌入了谷底。

宗门意愿,非我之意愿?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宗神斗要背叛修罗杀府吗?

修罗杀府的代表们淡定不下来了,瞳孔再次剧烈地抖动起来,他们很难想象若如宗神斗真的叛离了修罗杀府,他们的处境会是如何。

“宗少宗主!宗神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要背叛修罗杀府吗?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

修罗杀府的代表中,有一位黑衣修士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气氛了,一下子不管不顾起来,直接扯着嗓子对宗神斗嘶吼道。

而宗神斗听到此人歇斯底里地叫嚣后,刚毅的面庞上眉头紧锁,愤怒地低吼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背叛修罗杀府?我只是觉得修罗杀府对于此事的做法的确让人难以信服。”

“所以,对于你弟弟宗圣斗的死,你就这么不管了!”黑衣修士接着叫嚣道。

“管!我当然要管!不过并不是向夏盟主、道修士讨要,而是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到外域邪灵之上!”

宗神斗越说,身上的杀气就更加浓郁了几分,最后形成了一团红雾萦绕在了他的周围。

“你就真的相信神武盟的一面之词吗?我看你就是被夏无双这个女人给蛊惑了!没想到我堂堂修罗杀府的第一天才也逃不过美人关啊!夏无双!你真是好手段!”姬云魅的惑心之术再次在黑衣修士体内发作了起来,黑衣修士彻底进入了癫狂状态。

“我自然是自己已经调查清楚了,才会如此作为!不过夏盟主什么事,还有!是谁给你的胆量叫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宗神斗的心中本来就窝着一股火,被黑衣修士这样一激,情绪彻底爆发了出来。

可还没宗神斗出手教训黑衣修士,道陌玉就凭借距离优势,抢先一步先下了手,

咔咔咔!

随着一声声接连不断的脆响,黑衣修士的脖子也被道陌玉拧断。

“道陌玉!你!”宗神斗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看着近在眼前的道陌玉,心中五味杂陈。

伸出手来,颤抖地指着道陌玉的鼻尖。

而道陌玉也知道自己理亏,挠着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刑天战神阁下,还真是对不起啊,这个人的嘴实在太欠了,我一个没忍住就……咳咳,再说了,我看你不也是想要出手给予他惩戒吗?我这算提前为你解忧了吧?”

他娘的!老子用你替我!

这人怎么说也是我修罗杀府的人,你当着我的面,动手杀人,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宗神斗此时气得在心中不断地骂着道陌玉,不过当着夏无双几人的面,他也不会出手。

于是只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对道陌玉说道:“今天这事就先这么算了!不过其他的人就不劳烦道修士你来处理了,我自会好好修理他们。”

“可以,当然可以!修罗战神阁下,你自便。”

道陌玉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之上。

而看到身边的这一位杀神走了,修罗杀府代表们心中的巨石终于悬了下来,突然涌现出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妈妈啊!

终于得救了!

此时他们只想痛哭流涕,去敬意他们好不容易回来的小命。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夏盟主,就此别过。”宗神斗领着修罗杀府的人就往门外走去。

而在刚刚踏出门扉之后,宗神斗突然停住了脚步缓缓说道:“哦,对了!道修士,我很期待你从天神秘境归来后的提升,此后我也会毫无保留地跟你一战的!”

“彼此彼此。”道陌玉嘴角微微上扬。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