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鬼神血魄(1 / 1)

推荐阅读:

“呵!道清尘,你脑子是坏掉了吗?这种要求亏你能想得出来,想要我成为道华之子的奴隶?绝不可能!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蛮暗此时的眼神像是能吃人一般,散发着无尽的怒火,死死盯着道清尘。

此战是他今生最大的屈辱!

最可气的事,以他现有的修为境界,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在道清尘的眼皮子底下中逃脱。

这简直比他以前败在道华手下还憋屈,当时好歹凭借着高深的境界,能够使用诸多手段遁逃于万千位面之中。

实在不行也可以通过宇宙裂缝逃回自己的老家。

可现在,即使一时半会从道清尘的手中挣脱了出来,也没有什么地方能躲。

如若道清尘铁了心的要把他抓出来,找到他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你就去死吧!”道清尘抽出若水软剑,便要向蛮暗发起攻势。

“等等!道清尘要不我们各退一步!你放我走!我保证在你走了之后,不再向道陌玉下手!”蛮暗看到道清尘手中软剑散发出神芒的时候,便慌了神。

如果让他再承受一次道清尘的全力一击,他可能真的会死!

“没得商量!你们外域邪灵没有信任可言!”道清尘说着,便挥出了手中的惊天一剑。

这一剑携带着海纳百川的气势,太阳的光芒此刻都黯淡了下去。

仿佛天地间只存在着那抹耀金色的剑芒。

“道清尘!你真当本尊是你能随意拿捏的吗?本尊只不过是不想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罢了,你要是把我给逼急了,小心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蛮暗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那抹耀金色光芒依旧朝着他极速斩去。

“草!道清尘!道陌玉!你们不得好死!”

蛮暗愤怒地咆哮着,他有预感如果现在不动用底牌,就再也没有机会使用了。

他伸出魔爪从异度空间之中掏出了一枚猩红色血精,吞入了腹中。

在猩红色血精入口的一瞬间,蛮暗原本就高大魁梧的身躯再度膨胀起来。

此时的他变得如同一座山丘,磅礴的毁灭之力从他的体内喷涌出来,形成丝丝缕缕的魔炎,如灵蛇一般舞动。

身后原先被道清尘斩断的暗黑骨架翅膀也重新生长出来,并且隐隐有着长出第八、第九对翅膀的趋势。

此时的蛮暗目次欲裂,怒目圆瞪,从他的眼神中能够看出愤怒到极致的情绪,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蛮暗的力量攀升到一个恐怖的境界之后,他并没有跟那抹携带着天地大势的剑意对抗。

而是转身就跑,直奔道清尘布置的空间结界而去。

当他来到结界的边缘地带之际,蛮暗汇集全身能量于右爪之上,锋利的魔爪携带着滔天的毁灭之炎只是一击便将结界撕裂出一个巨口。

“哈哈哈!成功了!道清尘我在我的地盘等着你,你有胆来吗?”

眼看着逃生之路就在眼前,蛮暗开始嚣张地狂笑起来。

他虽然毫不怀疑道清尘会马上跟上来,但是他就是想过过嘴瘾,跟道清尘打的这一战属实叫他很窝火,处处都被压制,总有一种有劲使不出来的感觉。

因此好不容易占了一点便宜,怎能不恶心她一下。

“你跑不了。”道清尘划破了自己的手指,运用自己的鲜血,画了一张禁锢神符直接使得蛮暗再次被困住。

他刚刚捏碎地传送神符也失去了效果,变成了一堆没用的纸屑。

“道清尘!你疯了吧!你居然运用精血也要杀我!”

在身体被禁锢的那一刻,蛮暗嚣张的表情也禁锢在了脸上,不过没有再笑出一丝声响,道清尘清冷的话语,就像是极冬的冰雪,直接给他带来了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你这个疯女子!你不打算收回这具意念分身了吗?”

蛮暗对着道清尘大吼,不过道清尘并没有回应他,迎接他的是那仿佛能够斩裂苍天的耀金色剑芒。

草!

老子跟你拼了!

你会运用精血,难道老子不会吗?

仓促之间,蛮暗无法调动出大量的毁灭之力与耀金色光芒对抗,因此他划破了手掌,也逼出了自己的精血添入自己的术法之中。

可即使是这样,面对着波涛汹涌如同大海倾倒一般的剑之风暴,也只不过是于事无补。

蛮暗的防御术法在耀金色的海洋中还没有撑过五息,便如同玻璃一般直接碎裂开来,连同毁灭之力也被冲击成了能量粒子,顷刻间便没有了存在过的痕迹。

轰!

情急之下蛮暗只能将全部的毁灭之力内敛于体内,用自己强悍的肉身硬抗周围奔流不息的剑意洪流。

啊啊啊!

蛮暗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逐渐崩裂开来,漆黑的血液从伤口中渗出,将蛮暗渲染成了一个血人。

“道清尘!我真的快死了!你还不赶快停手!”蛮暗在生死之间,充满血丝的眼睛中有一缕精芒闪过,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立马对道清尘传音道。

“哼!你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吗?我要是不想杀你,为什么要动用精血之力将你禁锢。”道清尘冷哼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之意。

“道清尘,你是一个聪明人,我相信你清楚杀死我之后的利害关系!你将我杀死后,我的神魂意识就会重归本体,而这片位面也就会彻底暴露在武鬼神一族的视线中。”

“到那时候,你想想看,我鬼神一族会不会对这片下界位面感兴趣?毕竟这片下界位面有多特殊,你也是知道的……并且我觉得你也不想叫自己的乖侄儿面对鬼神一族的绞杀吧?所以杀了我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你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放了我!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蛮暗喋喋不休地向道清尘分析道,不过道清尘的攻势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又多了几分犀利的剑意。

“所以呢?”道清尘淡淡回道。

而这下直接把蛮暗给整懵了。

怎么回事啊?

不应该啊!道清尘不可能想不明白这些!

不对!她肯定是有什么图谋!

蛮暗微微愣神了片刻,而死亡的危机感却在一瞬间又把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蛮暗的肉身实在是撑不住了,道清尘海纳百川般的剑意已经渗透进了他的骨骼之中。

再过几息时间必然土崩瓦解,消亡于世间。

啊啊啊!

道清尘!你这个疯子!

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本尊!

蛮暗咬了咬牙,心中一狠,又从虚空中掏出猩红色血晶,并且这次一下子掏出了两颗。

一颗跟之前的用法一样,吞服进了体内,而另一颗猩红色血晶直接被蛮暗捏爆,化为了团团血雾萦绕在了他的暗黑色骨架巨剑之上。

“给我破!”

一下子用掉了两颗猩红色血精这让蛮暗十分肉疼,这猩红色血晶名叫鬼神血魄晶,乃是由太古魔翼鬼神的遗体炼制而成。

鬼神一族吞服进体内之后,不光能够增强体质,恢复伤势,甚至还能够提纯血脉之力,朝着太古鬼神血统迈进。

并且同样能够用于战斗,极大加强自身战力。

而蛮暗原本想着再凑齐一枚鬼神血魄晶之后,就用以自身,让自己长出第八对,甚至第九对翅膀。

但现在他的计划却完全被打乱了,这叫他怎能不气愤。

无尽的愤怒与怨气融进了蛮暗的攻伐剑气之中,使出本来就煞气逼人的能量波动,更加汹涌起来。

滔天的杀气剑意仿佛化为了血海,一浪接着一浪的与耀金色剑芒对峙开来。

此起彼伏,不分上下。

不知过了多久。

两种截然不同的剑芒渐渐地纷纷黯淡了下去,整片天空除了一些丝丝缕缕依旧飘荡在空中的能量波动还在徘徊,其他的一切已然回归了平静。

“道清尘!你这个疯女人!我跟你势不两立!”

蛮暗愤怒地对道清尘咆哮道,不过不敢上前,只是抒发压抑在心中的情绪。

“随时奉陪,不过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道清尘身形一闪,便在瞬息之间来到了蛮暗面前,再次挥舞起了手中的柔水软剑。

“疯婆娘!你还来!你想跟我不死不休是吧!哼!本尊可不跟你继续纠缠下去!”

由于鬼神血魄晶蕴含的能量此时还存留在蛮暗体内一部分,所以蛮暗心念一动,身形一闪,便如鬼魅一般轻而易举地躲开了道清尘的斩击。

而就在他再次掏出传送符纸,准备离开这片是非之地的时候,道清尘又划破了手指,凝出了一滴精血,使用出禁锢之术将蛮暗再次困在了原地。

“你这个疯女人是不是有病?即使是意念分身消散,也要杀了我是吧!”

蛮暗此时是真的信了道清尘并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想将他给解决掉,心中一时间生起了一股恶寒。

所谓意念分身是由原身的神魂、精血所化,而修士制造意念分身时一般只会分出自身的一缕神魂与一滴精血,当这一缕神魂消亡,或者这一滴精血耗尽,意念分身便会直接溃散。

而让蛮暗震惊的是,此时的道清尘已经废掉了存于体内的第二滴精血,可是身上的气势还没有减弱分毫,这就说明道清尘的意念分身至少还存有大量的精血!

怪不得,道清尘的这具意念分身能够以三元劫变境地修为施展领域!

道清尘这家伙在这具意念分身上还真是下本啊!

当想明白了这些,蛮暗的心中却是略微得好受了一点,至少这说明他并不是完全技不如人,可这个消息也让他更加骇然。

可恶啊!

这疯女人的意念分身是铁了心要杀我,看来她本体是真不打算把她给收回去了!

可她不在意自己跌落修为,老子在意自己的命啊!

老子好不容易获得了自主意识,可不想就这么被本体给收回去!

蛮暗心念急转,权衡利弊之下,还是觉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重要,于是开始不计后果地燃烧精血,运用短暂爆发出的力量冲开了道清尘的禁锢。

“本尊不跟你玩命了!你想要发疯去找别人发吧!”蛮暗一边向道清尘传音,一边在破开禁锢的瞬间捏爆了传送神符。

可令蛮暗感到诧异的是,在他即将离开的一刹那,道清尘并没有懊恼、愤怒,甚至连一丝情绪都没有,这不禁叫他心中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