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长生幕家(1 / 1)

推荐阅读:

夜幕低垂,星光点点。

月上中天,夜明如昼。

如水的月色倾洒而下,银辉遍地,如霜似雪,映照着无边无际的旷野。

空旷的四野却一片萧索,眺望远方,只见群山万壑模糊难辨,只有夜风重重掠过。道旁丛生的野草随风起伏,摇曳不止。

“夫君,这么晚了,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荒郊野岭呀?”谷烟儿知道道陌玉肯定不是无缘无故一时兴起,想要登山望月,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

但本来今晚她还想道陌玉敞开心扉好好聊聊呢,可现在看着道陌玉眉头紧锁的表情,却是开不了口了。

“孔雀果果那妮子还是把人给引过来了,白天的时候,他们还没敢明目张胆地显露气息,所以也就没跟你说,怕影响了你的好心情,但夜色逐渐深沉之后,他们却是越发嚣张了。”

“什么!但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到呢?我的神魂之力也很强的呀。”谷烟儿瞳孔放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追杀孔雀果果的并不是外域邪灵,而是以掠夺神兽血脉为乐的上界长生家之一的魂族幕家!”

道陌玉牙关紧咬,浑身战栗,无尽的怒意在心中油然而生。

长生幕家在上界可谓是臭名昭著,不少神兽家族的天骄都被长生幕家之人废去修为,挖去血脉精血,在他们的手中陨落。

但由于七大长生家的传承同出一脉,共为一体,每一个长生家又都是顶级的界皇级势力,联合起来隐隐有着比肩顶级势力的底蕴。

这也便使得单个的神兽家族不敢独自讨伐,就连位于百大神国之首的烛幽神国也不愿意与之过于交恶,毕竟各大势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就会使得一方势力陷入泥泞,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土崩瓦解,毁于一旦。

长生幕家也因此更加猖狂,肆无忌惮,但让道陌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长生幕家也会来到这方下界位面,这分明就是掌握了他的行踪,在打他的主意!

且根据孔雀果果的描述,更是可以判断出长生幕家已经与外域邪灵勾结在了一起。

双双仇怨之下,这让道陌玉怎能不怒!

“哼!长生幕家!没想到你们居然把算盘打到了我的身上,真是好大的胆子!而且你们居然跟外域邪灵狼狈为奸!你们七个长生家难道都已经叛变了吗”

道陌玉在心中咆哮,身上的杀气都已经凝为了实质,要不是谷烟儿在旁辅助遮掩,恐怕他们的行踪就已经暴露了。

“夫君,他们会遭到报应的。”谷烟儿温柔地握住了道陌玉的手,在他耳边轻语。

“对!不过报应是我给的!”道陌玉此时不敢开启天神引道,但是已经在魂界之中调用起了幽荧月华和烛照日耀用以加强神魂之力,扩大神魂探测的范围。

嗡!

幽荧月华和烛照日耀在道陌玉的魂界里共振,道陌玉的神魂探测直接将方圆十里的地域笼罩在了其中。

三位长生幕家的修士也出现在了道陌玉的脑海之中。

“都是引道境修为,不足为惧。”

“夫君,那我们要直接上吗?”

“不行,上界大势力的弟子身上都有特殊的命牌,可以将死前的景象传达到专门的情报部门,我们只能先破坏到他们的命牌,再去取下他们的性命。”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烟儿,这会就靠你了,我招式的特征都太过明显,指向性太强,很容易暴露我的身份,你的血脉神通见过的人并不多,他们肯定认不出来,一会我助你提升神魂之力,你全力施展神通就可以了。”

“嘿嘿,好的夫君,接下来就看我的吧!”谷烟儿听到自己能够帮助道陌玉,很是高兴,嫣然一笑,将道陌玉此时烦闷的心情都减轻了不少。

“嗯,那就让我们夫妻齐心,将这些杂碎清理出去吧。”

说完,道陌玉便施展隐秘之术,拉着谷烟儿的手,向长生幕家弟子逐渐靠近,在距离他们不足一里的时候,才慢慢停下脚步,钻入灌木之中。

“烟儿,他们的命牌就是那个位于他们腰部的白色玉佩,接下来就靠你了。”

道陌玉开始将精纯的神魂之力运输到谷烟儿的体内,而谷烟儿也开始施展起了自己的血脉神通。

“寒魄仙心种,寒魄冰灵雪。”

呼……

凛冽的寒风席卷了这片天地。

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朵朵飘逸的雪花,这些雪花零零散散地飘落下来,像是无数个花瓣特意合拢似的,巧夺天工,精美无比。

可就是这样的场景之中却蕴含着无尽杀意。

“怎么突然下起雪来了,这方天地不是处于夏季吗?”

“是啊,真是奇怪,不过这雪花还挺特别,挺好看的。”

“这雪花还真挺好看的,跟真的花一模一样,等等!不对劲!快退!”

一位长生幕家的修士察觉到了雪花的怪异之处,立马拽着自己的同伴向别处飞遁,可是为时已晚。

谷烟儿召唤的神魂之雪已经将他们包围,神魂之雪的形态也开始发生了转变,变成了根根冰锥,向他们突袭而来。

草!

有人埋伏!

三位长生幕家的修士纷纷施展出自己最以己为傲的御守武技来抵御锋利的冰锥,可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这些冰锥竟直接穿过了他们的御守武技。

什么!

这是神魂攻击!

啊!!!

三位长生幕家的修士被冰锥击中后,面目瞬间变的狰狞起来,双手抱头,痛苦地在地上肆意翻滚。

“凝冰。”

谷烟儿轻叹一声后,空中便出现了三根粗壮的真实冰柱,紧接着猛然向长生幕家修士的命符砸去。

咔嚓!

咔嚓!

咔嚓!

随着命符的破碎,三道清脆的声响传入了道陌玉和谷烟儿的耳中。

“夫君,我做到了!”谷烟儿眼睛睁得滚圆,嘴角不自觉上扬,能帮到道陌玉这让她很是欣喜,揽着道陌玉的脖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烟儿,你本来就很厉害的,你的天赋不输于任何人,今后你会打败更多的妖人,取得更多的成就的。”道陌玉看着谷烟儿如此开心,心里也是暖暖的,宠溺地望着她,细心地帮她梳理此时有些凌乱的头发。

“嘿嘿!夫君,我会努力的,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太子妃的!就像姐姐们那样。”谷烟儿深情地看着道陌玉的眼睛,眼神中尽是柔情与坚定。

“烟儿,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太子妃了,你不比任何人差的,我不希望我的身份给你压力,我只想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这是道陌玉第二次听到谷烟儿说这种话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夫君,这样不行!你要是一直这样惯着我,我会被惯坏的!”谷烟儿听到道陌玉的话语后,一道绯红爬上了她的脸颊,连忙低下了头,锤着道陌玉的胸口,用嗔怪的语气嘟囔道。

“惯坏就惯坏呗,我的女人,就是再娇蛮又如何呢?”道陌玉语气轻佻,在谷烟儿耳边沉声呢喃。

“呀!讨厌!夫君……你…你…你怎么突然这样!我可不想成为娇蛮小姐,哼!不……不跟你玩了,我要干正事了。”

谷烟儿感受着耳边轻微的呼吸,一股异样的感觉刹那间爬上了全身,谷烟儿大惊失色,直接从道陌玉的怀中挣脱了出现,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不断地吐着粗气,说话也说不利索了。

“嗯,的确是该干正事了,那就先放过你吧。”道陌玉一脸坏笑,跟在谷烟儿身后。

“别……夫君……先……先别靠近我,我有点不舒服。”谷烟儿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一时间没缓过劲来。

“好吧,都听你的。”道陌玉无奈一笑,跟谷烟儿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二人就这样保持一定的距离,直到来到三位长生幕家修士的身边。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们!我劝你们赶紧放了我们!要不然就让你们俩下界生灵看看什么是上界生灵的手段!”一位身穿黑色长衫的长生幕家修士强忍着识海被撕裂的剧痛,对着道陌玉和谷烟儿怒喝道。

“呵呵,你好像没有看清楚现在的局势啊。”

道陌玉在地上找了一个细长的木棍,直接插穿了那名黑衣修士的手掌。

“啊!你这低贱的下界生灵,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可是上界魂族!是长生幕家的一员!你就等着承受长生幕家的怒火吧!”

“看来,你的意识是真是不太清醒啊!你们的命牌都碎了,谁杀了你们,长生幕家会知道吗?”

道陌玉拾起木棍,将黑衣修士的另一个手掌扎穿。

啊!!!

黑衣修士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可却使得手上的伤口更大的几分。

“不!你们不可能是下界生灵!你们怎么会知道命牌!你们到底是谁!”黑衣修士慌了,此时他才看出来了面前这两名少年的可怕。

“呦!这会倒是清醒过来了,不过,并没有奖励!”

啪叽!

道陌玉直接抬脚把这名黑衣修士的头颅踩爆,血溅四射。

“别急,接下来就是你们了。”

道陌玉面无表情地向另外两个长生幕家的修士望去。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