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伸冤理枉(1 / 1)

推荐阅读:

小红这一句喊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掷地有声,直接将众人的情绪再次拔高一个台阶。

王药年看着四周议论纷纷的众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摇了摇手示意叫小红继续说下去。

刘小红看到后心领神会,立即开口道:

“我叫刘小红,自符丹神宫建立初期就已然成为一名外门弟子,可是谁能想到,符丹神宫只会不断地压榨我们!我们不仅要处理宗门内的杂琐事务,每天还要炼制丹药无偿上供宗门……”说着说着刘小红竟是又落下了眼泪。

“可怜当时我在宗门时被下了禁言令,根本无法向外诉苦,只能忍气吞声,三年五载都在符丹神宫看大门,修为没有一丝长进……要不是炼天谷帮我解除禁制……我这份冤屈恐怕只能一辈子咽在肚子里了……”

刘小红抽泣了一会,等到实在哭不出来后,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再次发声:

“大家也知道,在博展大会召开的近期时间内,为了防止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宗门上下都要加强警戒。”

“所以在前天,当这位名叫道陌玉的小白脸鬼鬼祟祟地想要溜进符丹神宫之际,我出于责任义务当场就将他赶了出去,这一点王首席也可以作证。”

“可是没想到啊,这小白脸突然恼羞成怒,想要置我和王首席于死地!王首席为了救我这名弱女子差点就……行将就木了……”

“可是洛羽灵和华霁月这两位贱人到达现场后,做了什么呢?她们根本没有阻止!放任她们的小白脸肆意地欺辱我们!更是过河拆桥!将我和在场的十多位执法司弟子踢出了符丹神宫!”

“各位修士!你们觉得这还有天理吗?”

刘小红大声地控诉道。

会议大殿内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看向洛羽灵和华霁月的眼神都完全变了。

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两位女人长得跟天仙似的,没想到却是个蛇蝎心肠!

这样的贱人居然可以在我们造化神界开设宗门?简直是我们造化神界的耻辱!

居然还敢开设博展大会?开丧宴还差不多!

在场的修行者已经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仰着脖子开始破口大骂,而台上的华霁月对这些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沉声说道:

“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符丹神宫什么时候克扣过你们!平日里发放的丹药、神符都让畜生用了吗?你居然还好意思说你的修为这些年没有一丝长进,还记得你刚进入符丹神宫时只是一个凡人吗?”

“而且分明是你们污蔑我师弟在先,你居然还敢倒打一耙!颠倒黑白!”说到这里时,华霁月才开始有些怒气。

“华霁月!你不要以为你修为高深就可以误作非为!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就摆在各位修士面前,王首席已经身负重伤!”

“对!我一个人说的话的确也难以服众,但这十多位与我同病相怜的执法司弟子以及在场的符丹神宫弟子的话还不足以让各位修士信服吗?”

刘小红说完,前天那十多位阻止道陌玉进门的执法司弟子就畅通无阻地进入到会议大殿之中,开始不断地向众人诉讼他们的苦楚。

而一些刚开始就在场维持秩序的符丹神宫弟子也开始展现自己的冤屈,请求其他势力的修行者可以替他们伸冤理枉。

“你们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吗?宗门平日待你们如何,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哼!为了那一点暂时的利益,而选择背叛符丹神宫,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真是可笑!”

一位符丹神宫执法司的小队队长指着华霁月,冲冠眦裂地喊道:

“华霁月!你这个贱人也好意思跟我们提良心!我们执法司整天为了宗门出生入死!可你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前不久我的一位同僚,执行任务时不小心身中剧毒,我们上诉给宗主府却得到了一个乖乖等死的回复,你居然跟我们面前提良心!你可知道那名弟子已经被百虫分尸了!”

这名执法司队长一边说,一边流着眼泪,连带着周围的其他执法司弟子也不由得真情流露,痛哭流涕。

“每一位丹符神宫弟子的命符都在我宗主府中存放着,执法司的弟子有没有伤亡我能不知道?还有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上诉过!”

华霁月这下是真的怒了,美眸略微睁大,胸前的玉峰剧烈起伏着,修为隐隐都有些压不住的趋势。

“师姐!我这就让他们付出代价!”道陌玉看着自家受尽委屈的师姐,忍不住的心疼。

“小陌玉,再等等!”

“师姐,还等?你到底还在等什么?”道陌玉真的很不理解。

“快了,事不过三,下次你再想出手,师姐绝不拦你。”

“哎!好吧!”

两人的灵能传音只在瞬息之间,于是两人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台下。

“呵!华霁月!你说的倒好像是真的一样!不过你真的认为坐在会议大殿的修士们都是傻子吗?”那名执法司队长接着说道。

“大家都给我评评理啊,她的那个说法你们信吗?我的同僚有没有伤亡,难道还不比你一个不问世事的宗主清楚吗?”

众人纷纷摇头。

在场的大多都是一方势力中的高层,他们自己什么德行他们自己也清楚,根本不会去在意一位普通弟子的死活。

这也算是修行界上位者的通病。

“华霁月这个贱人岂止不管关心自家宗门的性命,她是希望造化神界的天骄们都死绝啊!要不然怎么可能对王首席见死不救。”

“王首席那时候分明已经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可道陌玉这个畜生依旧不打算放过他,硬生生将王首席的双手废掉,要知道王首席可是炼天谷万年不遇的炼丹奇才,废了他的手,这可是比直接要了他的命还要致命。”

“在场的修士们,应该也都知道王首席是炼天谷下届宗主之位的唯一传承人,可王首席被道陌玉这个孽障凌虐的时候,洛羽灵和华霁月再干什么?他们在看戏!她们这就是想让炼天谷断后啊!”

刘小红找到了机会,接着发力,愤愤不平地说道,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王药年身上。

而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王药年那双软趴趴的手后,瞬间激愤起来。

轰!

这个信息就像一个深水炸弹突然炸裂,全场沸腾。

“太过分了,这简直是不把我造化神界的其他宗门放在眼里!”

“简直目无王法!”

“这样一位居心险恶、丧尽天良的女人,居然还有脸站在台上召开博展大会,她怎么不去死!赶紧滚下来吧!”

“华霁月!洛羽灵!你们必须给炼天谷,给我们造化神界的所有势力一个说法!必须还王首席和丹符神宫所有弟子们一个公道!”

舆论瞬间向一边倾倒,会议大殿内的所有修士都是满腔义愤!

看着台下那些刚刚怒目圆瞪的嘴脸,华霁月却是发不起来火了。

因为真的是太可笑了!

“哼!倒是真有意思!我华霁月不欠你们任何人,何来谈公道一说!再说了!我华霁月从来都不用什么鬼蜮伎俩,行得端,坐得正!”

“哈哈哈!好!好啊!好一个行得端坐得正!那我爱徒的死!你该如何解释!”

突然一道狂笑声开始在会议大殿中回荡,一位满头银发,身材壮硕的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而这名男子正是密塔宗宗主单正峰。

哗啦啦!

全场哗然!又一个重磅消息在会议大殿内炸开。

使得在场的众人脑瓜子都嗡嗡的。

这信息量太巨大了,一般人还真要缓一缓。

而造化神界的修士皆知,单正峰是出了名的护短,这次恐怕丹符神宫是真的要毁于一旦了。

“叶长歌的确是在我丹符神宫死的,但他的死跟我们没有一丝关系。”华霁月波澜不惊,沉声说道。

“小娘皮!你以为我在给你说笑吗?我再奉劝你一句,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要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欲仙欲死!”

砰!

单正峰爆发出全身气势,引道境九重的修为显露无遗。

“我说了,叶长歌的死跟我们没有一丝关系!单宗主,你是耳背吗?”

“小娘皮!你他娘的找死!”单正峰调动全身灵能,直接向华霁月轰出一拳。

“师姐!小心!”道陌玉开启天神引道,运作秘法,直接将修为提升到引道境七重,使用三元化丝直接将单正峰的攻势化解开来。

什么!?

众人大惊失色!

“他…他……那个小白脸化解掉了单宗主的攻势?我没看错吧?”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小白脸居然也是一位绝世天才!丹符神宫这怎么尽出妖孽!”

“谁知道,这个小白脸是什么身份?骨龄多少?”

“不知道,但要是他真的像他外表这般年轻就太可怕了!”

在场的众人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而这些人的震惊都比不上林如意内心的翻腾,她可是真真切切知道陌玉只有不到的弱冠的年纪啊!

“宗主……这就是你们隐藏的实力吗?可惜啊……还远远不够!”林如意握紧双拳,像是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最新小说: 人在异界:从给白虎当奶妈开始 开局纯阳之体,谁都以为我无敌 全民转职:虫族主宰!我即是第四天灾! 魔王从祭献开始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驱魔小甜心:腹黑首席赖定你 无妖噬地 红楼之薛姐姐 魔种无尽 九天斩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