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饮酒(1 / 1)

第四十章饮酒

王钊和凌若影也曾经多次见面,在玄机阁时候三人并肩作战,倒也不是外人。此时眼见顾临凡和凌若影比邻而居,又想到在玄机阁时候两人之间彼此颇为亲密,难免对两人之间关系有了几分猜度,先是打趣了顾临凡两句,随后向着凌若影拱手道:“凌姑娘,多日不见,风采更胜往昔了。”

凌若影也是笑道:“王兄怎么有时间来浩然观了?”

“在下奉命替阁主送一封信,不得不来。”

一提到送信,顾临凡也好奇道:“王大哥,这封书信是什么内容?”

反正心中所写并非机密之事,王钊也不再隐瞒,道:“如今妖族频频挑衅,先是围攻玄机阁,后又在慧芜宫山脚下袭击白前辈和顾兄弟,气焰嚣张,所以本阁阁主准备邀请天下诸多修行门派在三个月后齐聚玄机阁,商讨共同应对妖族的方略。不只是浩然观和慧芜宫,其他诸如无量海,天宁寺等个个门派有送了请柬。因为我与顾兄弟和白前辈比较熟悉,才向阁主讨了这个来浩然观送信的差事。”

听他这么一说,顾临凡连连点头道:“正该如此。先前本派掌门便有了联合天下诸门派共抗妖族的打算,所以才派我和白师叔去慧芜宫送信,想不到回来途中却被妖族拦截。由此可见妖族气焰是如何嚣张,白阁主现在提议天下各门派共聚一堂商议方略,实在是件大好事。”

王钊含笑不语。实际上本阁阁主发出这一份邀请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几十年来,玄机阁一直未天下修行宗门之首,可在数月之前却遭妖族围攻,死伤惨重,大大伤了元气,只怕在世间修行宗门眼中的地位也是有些不稳了。现在阁主作为天下宗门联合对抗妖族方略的发起人,自然而然的能够赚得声望,对于玄机阁地位名声大有好处,也算是公意当中的一点私心。只是这一层意思却不好向着顾临凡说明。

他接过顾临凡话音道:“本阁阁主正是如此考虑,说起来天下间修行宗门众多,过去数百年中却是交往不多,有些隐修门派更是几十年中也不见现世。现在妖族来势汹汹,若各门派还是各自打扫门前雪,只怕会被妖族各个击破。这一次阁主送出的请柬,不仅是送给华朝各处宗门,也包括了西夷和北蛮甚至是海外隐修门派,大小三十几个门派,因为路途遥远,有些门派又实在难以寻觅宗门住址,所以才定下来三月后的时间,否则的话哪里会用到这么长时间?”

顾临凡本来脸上带笑,忽然间听到北蛮两个字,微微一愣,他生长于西北边陲,平生第一次杀人便是杀了北蛮两名巫师,自然对其有些好奇和警惕,道:“北蛮?不知道北蛮有什么修行门派?”

王钊不疑有他,道:“北蛮与咱们华朝相隔万里,难怪顾兄弟对于他们那里的修行门派不了解。据我所知,北蛮修行门派有四五个,不过势力最大的却只有两个,一正一邪。正修门派叫做雪山派,宗门之地在极北大雪山,据说其中高手颇多,只是这一门派行事有些封闭,数百年来没有踏足雪山之外五百里,虽然实力不弱,却名声不响。反倒是那个邪派,敬奉的是草原荒漠众多神灵,修行的是巫法巫术,大多是一些需要鲜血魂魄才能施展出来的邪术,只不过因为是借用了邪神之力,易于速成,有不求修行者心性,最能蛊惑人心,所以几乎整个北蛮数万里疆域中都有他们的信徒。不过阁主曾言,这一派虽然信徒弟子众多,却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不堪一击。”

顾临凡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隐隐有了判断,当年自己所杀的两名巫师,多半便是那邪派之人,既然这一派没有什么高手,心中也安定了几分。只是十几年中日日苦修剑技道法,都没有时间去想之前的事情,现在突然因为提及了北蛮,却生出了几分思念之意,心中暗道:“我离开肃州十年,也不知郭婶婶现在怎么样了。十年间竟然连个消息也没有托人穿过去,真是该死。若有机会的话,最好向师父请个假,会肃州看一看,了却心愿。”

王钊看顾临凡有些出神,却以为他在努力记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他想到顾临凡修道时间尚短,见识浅薄,索性便将自己所知道的天下修行门派都细细说了一遍。

两人说得兴起,找了一块干净石头坐下细细交谈,说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猛一抬头,却见凌若影还站在旁边,两人说得入神,竟然是忽视了她的存在。

王钊慌忙道:“凌姑娘恕罪,我和顾兄弟说得入神了,怠慢凌姑娘了。”

凌若影眉头不易觉察的轻轻一蹙,随即笑道:“算不得怠慢。对了,王兄还未用饭吧,你们两人先接着说话,我去给你们准备些酒菜。”

眼见她袅袅婷婷的走回自己屋中关上门,王钊转头笑道:“今天倒是沾了顾兄弟的光,能够品尝到凌姑娘的厨艺。想必平日中也只有顾兄弟能够有此口福吧?”

顾临凡一愣,随即苦笑道:“我看是我沾了王大哥的光才对。”

“何解?”

“平日里都是我做饭的。”

王钊讶然:“什么,你做饭?”他心中有些惊讶,在他眼中,洗衣做饭这种事情,天生便是应该由女子去做了。哪怕顾临凡和凌若影都是修行中人,这一点也是不应改变。此刻听顾临凡说一直是他在做饭,想到一个大男人围着锅灶拿着长勺的样子,暗自忍俊不止,心中暗道:先前便觉得凌姑娘十分强势,顾兄弟在她面前有些气短,想不到连做饭的事情也是顾兄弟亲手作为。心中觉得好笑,目光中不禁多了几分调笑之意。

顾临凡眼看王钊目光中的戏谑,心中无奈,却也不好解释,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含笑道:“对了,王大哥和程碧媛师姐已经定亲,不知什么时候完婚?”

当日王钊、程碧媛、顾临凡、白少飞四人同行,曾经联手对敌,这句话问起来也不算唐突。

王钊脸色微微一红,道:“婚期还未定下,大概要到这一次天下宗门聚会之后吧。”

顾临凡好奇道:“不知婚后是王大哥做饭还是程师姐做饭?”

“这个……,自然是碧缘做饭。”王钊目光闪烁了一下立刻道。

顾临凡点头不语。

过不多时,只听房门一响,凌若影端着一张桌子出来,笑道:“屋里狭窄,现在又不是太冷,索性便在外面用饭可好?”

王钊道:“自然可以。”

凌若影将桌子放好,又进屋中端出几盘刚刚炒好的菜来。虽然算不上如何精致,却也是色香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顾临凡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尝了尝,心中有些怅然:自己和凌若影住在一起好几个月,却一直是自己做饭,没想到自己尝到的她做的第一口菜,还是占了王钊的光。

两人吃了几口菜,王钊道:“凌姑娘厨艺果然不错,可惜只有佳肴没有美酒,否则这一顿可算得尽善尽美。”

凌若影笑道:“屋里倒是还有酒,我这就拿来。”

说着话回屋中,不一会儿功夫取出一只酒葫芦和一只雕琢精巧的碧玉酒瓶,走到近前,将酒葫芦递给王钊,碧玉酒瓶递给顾临凡。

王钊接过酒葫芦,倒了一杯慢慢品尝,眉头微微一扬,道:“果然是好酒,比我曾经喝过的许多酒更多了一分香醇,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凌若影笑道:“这是猴儿酒,是悬崖上的猴子们用果子酿出来的。”

顾临凡举起手中酒瓶,疑惑道:“师姐,这又是什么酒,怎么以前从未见你拿出来过?”

凌若影目光微微垂下,若无其事道:“这一瓶是我以前存下的酒,今天高兴,送给你尝尝。”

既然是好酒,顾临凡自然不会独享,取过王钊面前的酒杯,便要向里面倒酒,嘴里道:“王大哥,你也尝一尝这酒如何。”

只是酒还未倒出,凌若影玉腕一抬,挡住酒杯,微嗔道:“这酒就是给你喝的,不许给别人。”

顾临凡一愣,抬眼看着凌若影不解道:“不过是一瓶酒,还分这么清楚做什么?王大哥远来是客,有好酒自然是大家一起尝一尝。”

他作势要倒酒,凌若影眼中微微现出焦急之色,再次拦住他道:“这酒有些怪异,不能与其他酒混着喝,否则极容易喝醉。王兄已经喝了几杯猴儿酒,不能再喝这种酒了。”

顾临凡心中更是狐疑,低头闻了闻瓶中酒散发出一股醇香气息,单从香气来看就是好酒,只是怎么会有不能和其他酒一起喝这么古怪的特性?

他尚在疑惑,王钊却笑道:“顾兄弟,这是凌姑娘专门为你准备的好酒,怎么能让别人品尝?”说着话拿起酒葫芦斟满酒杯:“这猴儿酒很是不错。”

眼看王钊不肯喝这酒,顾临凡无奈,举起酒瓶在自己的杯中倒入。浅绿色的酒液流入杯中,微微有些稠意,仿佛碧玉一般。他将酒杯凑到唇边,在凌若影的目光注视下缓缓饮下。(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故乡天下黄花 网游之全职跟班 九转箫 翠袖玉环 斗破之绑定就能升级 被当成奥特曼的旅行 木叶之我就是九尾 我的总裁女朋友沈浪苏若雪 苏若雪沈浪 全职法师:进化吧!数码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