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所谓朝晨(1 / 1)

翌日,五更天刚过,东方只露出一点鱼肚白,天色尚暗。

迷迷糊糊中,雪瑶感觉有人在喊自己,于是艰难的将睡眼打开一条细缝。听见忆南说自己如今身为殿下的贴身侍女,理应起来为主子更衣梳洗了。

可这嗜睡的毛病又好像回来了,困得很,好想再继续睡下去。但转念一想,万一这惹他不高兴,把自己也杖毙了怎么办?

一个激灵的翻身下床,草草整理自己,便往宇瑾宸的寢殿跑去。

她擎着一盏烛火,蹑手蹑脚的推开他的房门。只见宇瑾宸身着白色中衣,在窗台边负手而立,眸子晦喑不明,挺拔修长的侧影,一如清寒皎洁的月光。

许是察觉到她的动静,宇瑾宸转过身来,轻声道:“更衣。”

雪瑶急忙跑去一旁的木架上取来他的玄色外袍,半睡半醒间狠狠的掐自己一把,免得站着也要睡着了。

由于个子只及他的胸口,雪瑶颇有些费力的踮起脚尖才帮他穿上。

淡淡的檀木香从他身上传来,这让她想起那个在碧水湖的怀抱,脸上不由得一热。

整理好衣裳,他坐到镜台前,示意雪瑶帮他梳头。

雪瑶会意的站在他身后,将他黑色如缎的长发理整齐。还没梳两下,困意袭来,原来就有些紧张,小手便握不住那把白象牙的雕花梳子,梳子直接砸到了地上。

她手忙脚乱地检起来想继续梳,宇瑾宸望了眼她那歪歪扭扭的发髻,又望望她那朦胧的惺松睡眼,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从她手里拿过梳子,自己梳头。

雪瑶讪讪地站在他身后,她这是被人嫌弃了吗?

末了,宇瑾宸出府上朝,雪瑶终于回到心心念念的床,倒头栽下就睡去。

再次醒来时已日上三竿,用过早膳又觉得无事可做。想着这时殿下早已回来,自己应该去一旁伺候才对。便问了忆南,这才知道他在四角亭。

雪瑶端着梨花木托盘,上边放着忆南吩咐带的茶具糕点,有些沉,但好在端稳了没摔。

四角亭处,只见他一人独坐。清风甚凉,他额前的墨发飘起,在空中划出的弧线优雅,而白皙的肤质如千年古玉,无瑕。

“你终于来了。”冷冽的声音传来,雪瑶诧异,是在说自己吗?难道他一直在等自己?

还在疑惑时,一名红衣男子从她身侧擦过。

喑红色长发,未绾未糸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绸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更添撩人风情。

肤白胜雪,嘴角轻钩,未语先含三分笑。手执一把白扇,红衣上桃花似锦,衣襟大开,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

“哎呀,大冬天的还喊人家过来,实在太没有人性了。”

只见那红衣男子说着便在宇瑾宸对面落座,风情万种。雪瑶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但还是上前将手里端的茶具糕点一一搁下,端久手臂都要发麻了。

素白修长的手指执起青花瓷茶壶,宇瑾宸一边沏茶,似笑非笑:“是啊,可如此花枝招展,不出来现现岂不可惜?”

随即,茶烟袅袅,茗香轻悠。宇瑾宸自顾倒了一杯,正要为对面那人倒时却被拦住:“瑾宸,让旁边的美人来近些伺候。”

亭中只有他们三人,而那红衣男子多半是出来调戏良家妇女的,不行,怎么能被这么随便欺负去,雪瑶想了想,端庄的露出八颗牙齿:“请问公子是?”

那人先是“噢”了一声,然后起身“哗”的一下打开折扇:“在下慕容千城。”举手投足间,分外妖娆。

“慕容公子,有没有人说过你……”雪瑶默了默接着说:“大冬天的拿着扇子真是附庸风雅。而且寒冬腊月衣衫不整,是谓登徒子。”语气中尽是真诚。

“你……你居然说我是登徒子。我分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而且我这性感的胸膛可不是人人都有福利看的。”慕容千城一激动,差点没喘过气来。

雪瑶没理他,转头看向宇瑾宸时,却发现他笑了,嘴角轻扬,俊朗的眉目中甚至都带着笑意,美好得不真实。

这看得雪瑶微微发愣,突然间手腕吃痛,可还来不及惊呼出声,下一秒已被慕容千城抵在了亭柱上。

只见他一手抓着着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撑在自己的颈侧,雪瑶还没从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中缓过神来,那人已缓缓逼近:“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慕容千城的女人。”

------题外话------

如果你觉得慕容千城是宇瑾宸的情敌,那你就错了,内幕下章揭晓。

棠棠最近在做科研,比较忙。今天,惊喜的发现多了位收藏读者,如果可以,棠棠上去就是一顿么么答。于是立马更新作为答谢,谢谢你,你的收藏是我写文的动力^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最新小说: 都市神农仙医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甜蜜宠爱:萌妻,乖一点 深闺天下 遮天之天帝副手 高手下山:开局直接无敌 逆袭1987 金丝雀飞走后,大佬疯了 穿书七零带亿万物资当辣妻 被爆孕吐后,玄学大佬带球嫁给山里糙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