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玻璃窗上的冰花(1 / 1)

浑浑噩噩之中,雪瑶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拉住自己。随即落入一个温暖踏实的怀抱,宽厚胸膛下是鼓点般有力的心点声。

碧水湖岸上,浑身湿透的宇瑾宸紧紧地抱着雪瑶。看着怀里的人,小脸惨白,安安静静地蜷缩着,楚楚动人。

可又像那玻璃窗上的冰花,脆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他的心里像是被塞了一把杂草,扎得他生疼。

“来人,把妙珊拖下去,杖毙。”宇瑾宸冷冷地下命令,周身气势逼人,阴狠毒戾。

杨忠管家拦住那两个要去拉妙珊的待从,猛地跪下,不住的磕头:“殿下,殿下饶命。看在奴才在太子府这么多年的份上,您就饶了妙珊这一次吧。老奴就妙珊这么一个亲侄女啊!”

而此时妙珊已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宇瑾宸却将怀里的人搂紧了些,大步离开。

落华殿内,角落的青铜小兽香炉静静燃烧,散发出袅袅的檀香烟圈。

宇瑾宸坐在床沿边,一瞬不瞬地看着床禢上的人,手指一下一下抚过她的鬓角,像是在安抚,又似乎若有所思。

“回殿下,请恕老臣无能。这位姑娘心神俱损,脉象近乎不可闻,怕是救不回来了。”徐太医跪在床前,连花白的胡须都不住地颤抖。

“滚。”他薄唇轻抿,狭眸中一片冰冷。伸手替床上的人把被子拢紧了些,缓缓起床:“若空,去叫白陌尘来。”

英气俊朗的少年快步上前:“回殿下,白陌尘前些日子去终南山采药了,但属下一定快马将他寻回来。”

见宇瑾宸没回自己,手指顺着帐幔下人的细眉,一路抚模到鼻翼、眼角、脸颊,又在那有些泛白的樱唇辗转反侧。

如此的温柔眷恋,却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想着如果来不及把白陌尘找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可若空出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折回来了,肩上扛着个同样昏迷不醒的老头儿。

“殿下,我捡到个大神医。”若空把肩上那人往红木椅上一扔,气喘吁吁的。

宇瑾宸起身一看,眉头轻挑:“无妄医仙。”

“对,正是无妄那小老头。他平日神出鬼没,今天可让我逮着了。我怕他溜走或是不肯行医,所以直接一个手刀劈晕他扛回来。”

若空想着此地离终南山遥远,来回少说也得半月,这怕是来不及救那位姑娘。可如今劫了白陌尘他师父,自己也好交待了。

“嗯,弄醒他。”

若空环顾红木椅上那人一圈,想着还是简单粗暴些比较好。于是对准那光亮亮的脑门,反手就是一巴掌。

“哎哟!哪个天杀的敢打我无妄!”那老头儿被疼醒,一下子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身板瘦小,衣着古怪,腰间还别着个大酒壶,圆眼怒瞪,精神抖擞,小山羊胡子还一翘一翘的。

“对不起啊,实在对不起啊,我这也是形势所迫。”若空一下子抱住无妄医仙的腿,使劲赔礼赔罪。

而无妄医仙却不领情:“你再不放开你的爪子,信不信我无妄立刻让你半身不遂。”

若空被吓得一下子弹开,躲到一旁:“今天叫您来是想请您救治一位姑娘的,救人一命可胜造七级浮屠。”

“啍!我不医我不医。”无妄医仙说着就要走。

“无妄医仙,且慢。你若救活她,府里的药材任你取,并且你惦记了一年半载的那壶海棠酿也赠与你。”

“此话当真?”

“当真。”得到宇瑾宸的允诺后,无妄医仙这才踱步到那位姑娘床前。

只见他一边把脉,一边叹气,一会又“哎呀”一声,让人不明所以。

“这位姑娘呢,寒气已侵入五脏六府,四经八脉,而悲痛的回忆又使她沉陷,这实在难以救活啊!”无妄医仙说着,面上一片悲伤,忽然话锋一转:“不过呢,有我祖传密制丹药阳魂丹,再加上我给她开几副方子调养调养,也就生龙活虎了。”

“医仙,雪瑶姑娘前不久还被发狂的九耳咬过,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若空不放心的问道。

“你这是质疑我无妄祖传阳魂丹的威力?要知道,只需小小一颗,便包治百病,强身健体,百毒不侵,醒神醒脑,美容养颜,驱鬼避邪……”

这一番天花乱坠般的夸词,跟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别无二致。要不是已经认识无妄医仙好多年,若空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弄了个假医仙回来。

“不敢不敢。”若空笑着,急忙唤人拿来笔墨让他写药方,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不医了。

宇瑾宸仍定定地看着床禢上的人,剑眉微蹙。阳光倾洒进来,线条轮廓柔和。

窗外,十二月的寒风凌冽,万物寂静,可似乎有什么已在生根发芽了。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若空同学很可爱?看在我坚持每曰更新的份上,喜欢请收藏(比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最新小说: 夫人每天都在试图气死我 南山下 野生夫君驯服记 无巧不成宠 赠我一场美梦 疯子也需要爱情 婚徒 穿成炮灰我带全家走上人生巅峰唐十八唐雪青 我有特殊的成神技巧 盛世帝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