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1 / 1)

三月草长,四月莺飞。此时,太子府里的海棠花开得正盛。

唐雪瑶提着裙摆在府里晃荡着,虽说自己已来这太子府多时,可不小心又还是迷了路。偶然路过一间别院,只见白墙青石,花枝交错,亭台之间清幽雅致得很。

院中的一块青石碑上写着“清风”两个字,唐雪瑶想着,这一定是清风院了吧。阳光明媚,暖洋洋的洒下来。想着是晒草药的好天气,可无奈又不知怎么回去。既然晒不了草药,那就晒晒自己吧,等晚些的时候,忆南姐姐会来寻的。

只见白衣白裙的唐雪瑶提了提裙摆,踮了踮脚尖,在石碑上坐了下来。阳光下她的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又透着淡淡的粉色。长长的睫毛在脸颊投下一片影,像振翅欲飞的蝶。许是晒得惬意了,嘴角旁浮现出淡淡的梨涡。

院子里一树一树开好的海棠,抬眼望去,这粉白海棠仿佛要开满天际。开好的花,花瓣层层叠叠,而藏在花心的蕊,初望着这个纷纷扰扰、缠缠绵绵的红尘世界。

彼时,楼道拐角处走出一个身型挺拔修长的男子,玄色长袍上绣着赤金色的龙纹,衬着其阴冷高贵的气息,那便是宇国太子宇瑾宸。细长的单凤眼,凛冽桀骜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噙着淡漠的薄唇。世人皆说太子殿下模样生的好,可是又有谁能近他的身呢?

宇瑾宸在楼道拐角处时,一眼便看见院子中那正坐在石碑上晒太阳的、小小的白色身影,但并未走上前,而是扶着横栏静静地看着。

微风轻拂,花瓣纷纷飘落。院中的唐雪瑶任其零落在肩,嵌入发梢,不去理会。一门心思全想着,为什么这么好看的海棠花,那怕是西府海棠,海棠花中的极品,却也是无香的呢?更不知太子殿下已站在不远处多时了。

记得有一句话,讲的是情深似潭,只一眼,便入了心。而当一个人过分专注于某事某物,长时间执念于某种情绪时,便会沦陷。

在这不能凝固的时光里,拨动了谁心底的那泓止水,荡起了缠绵不休的涟漪,一圈又一圈绵延不断。

“是哭了吗?”宇瑾宸哑着声音自言自语道,可还未做出判断,自己已快步走到了那正在用手揉左眼的少女跟前。

这可把唐雪瑶吓了一跳,惊呼道:“殿下,你怎么来了?”宇瑾宸避而不答,冷着脸反问道:“你刚才是哭了吗?”

“什么呀,刚才好像有东西吹进我眼睛里了。”唐雪瑶边说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左眼,大大的眸子很是漂亮。

“别动。”宇瑾宸命令着,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抚上唐雪瑶小小的脸。唐雪瑶觉得这手有些凉,可是又不敢动。这时,她觉得自己额上细碎的刘海被人用手轻轻拂开,然后有温热湿润的气息柔柔的吹在自己的眼睛上、鼻翼上、脸颊上。

他靠得这样近,唐雪瑶心里紧张得很,抓住衣摆的手心里全是汗。正想着要不要状胆推开他时,耳旁却响起他的声音:“好了吗。”

唐雪瑶一下子回过神来,抬头傻笑道:“我才没那么娇气呢。”一不小心,目光直直地撞进了他的眼眶,四目交错。

宇瑾忽然觉得她的眼睛很是好看,她的睫毛在微风中颤抖,他的心也随着颤动。不知怎地,这一刻,并不想将她当做孩子来对待。

他静静地凝视,默默的靠近,感觉,是那片静静的摇曳不出波澜的日光,没有任何的激情荡跃,有的只是寂静的心动。他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左眼。

很轻柔,温情得让人不由自主地心中一动。好似花瓣飘落激起的细小涟漪,一圈圈地涌向心底。

唐雪瑶瞬间呆住了,半晌反应过来时脸上已滚烫一片。当她再次抬头看向宇瑾宸时,他那双眼如夜的海,漆黑,但是隐隐约约地夹杂着一些不一样的情愫。而他的脸颊,有着海棠飘落的那一抹粉色,却又转瞬即逝。

“我……”唐雪瑶正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而宇瑾宸似乎也被自己这样亲密的举动吓到了,冷着脸,声音低沉沙哑道:“既然这里风大,那就进屋去。”

“是。”唐雪瑶跳下石碑,提着裙子,生平第一次很不争气的,落慌而逃了。

------题外话------

我是作者米粒海棠,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我的作品,每日更新,喜欢请收藏(鞠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最新小说: 夫人每天都在试图气死我 南山下 野生夫君驯服记 无巧不成宠 赠我一场美梦 疯子也需要爱情 婚徒 穿成炮灰我带全家走上人生巅峰唐十八唐雪青 我有特殊的成神技巧 盛世帝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