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惊(1 / 1)

梁菁瞪着郁窈,心里憋着气。

自家这个二女儿从小就是倔脾气,什么事都不肯低头的。

如今都快30岁了,连个眉目都没有。

她如今的身子不行了,她自己能感受到。

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自家这两个宝贝女儿能够早点有个归宿。

大女儿如今已经怀了宝宝,她能当婆婆了。

可是就小女儿一点不让人放心。

梁菁也是苦口婆心道:“你们这个年纪都不安定,心思还浮躁着,你也别觉得妈妈说的话难听,都是过来人的经验。”

“你告诉妈妈,哪个小伙子,做什么工作的,我好了解了解。”

梁菁循循善诱,眼里有八卦的意味。

郁窈心里不愿。

她知道以梁菁的眼光,多半是看不上娱乐圈的大多男明星的。

都觉得他们是浪荡子,逢场作戏的多。

不然也不会觉得郑渭生好了,毕竟是高材生。

见郁窈不说话,梁菁急了:“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职业吧,妈妈培养你这么多年,你别最后走上弯道了!”

郁窈无奈笑道:“妈,哪跟哪啊,什么就不正经的了,我多大了,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情况啊,妈妈不是也想了解了解吗?”

见郁窈半晌没有说话的意思,梁菁开始使出自己的苦肉计了。

叹口气,开始细细数来:“想当年你还乖乖巧巧的,在学校分个蛋糕都要带回来给妈妈尝尝,如今连这点子事都不肯告诉妈妈了,妈妈这心里真不是滋味。”

吸了口气,梁菁的语气越来越哀怨。

“诶!妈,妈,我说我说。”

眼见梁菁越来越起劲,郁窈立马打住了。

她是怕了。

怕再这么说下去,她几岁穿的什么裤子都能数落出来。

梁菁立马止住了哭腔,直直盯着郁窈:“好,你说。”

收放自如。

“他是圈内人,和我差不多大,当初我们是高中同学,他在我隔壁班。”

梁菁听完眉头就蹙起来了:“圈内人?几线的?演员还是歌手?”

“演员,演电影的。”

“什么学历?研究生读了吗?”

郁窈有点迟疑:“这个,好像没有,应该是本科毕业。”

梁菁有点急切:“那是什么学校呀?211还是985,双一流?”

郁窈叹了口气:“妈,这些现在还重要吗,他是演员了。”

梁菁不乐意了:“你现在还没嫁出去呢,就这么护着外人。”

余光瞥见刘姨把菜端了出来,郁窈赶忙起身:“饭菜好了,走,吃饭去。”

刘姨含笑看着这母女俩,也是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这一顿饭吃着,梁菁都想再问郁窈关于男朋友的事,但郁窈都给搪塞过去了。

吃完饭,接了个电话,郁窈就想赶紧走人了。

梁菁看得出她想走的心思,就在她快出门的时候拉住她:“那你告诉我那小伙子的名字,我好多了解了解。”

郁窈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想了想,有些东西还是得迟早面对的,于是索性就说了。

郁窈走后,梁菁在原地若有所思。

易川安?怎么这个名字还有点熟悉呢?是不是哪个学生也挺喜欢来着?

郁窈走了以后,拨通了易川安的电话,想问他现在在哪。

结果她看到小文的消息,说猫咖那边有个人指名道姓地要找她。

郁窈疑惑,什么人要专门找她。

她没在其他地方说过这家店是她的,除非是身边熟悉的人。

“喂?小文?”

小文忙着招呼客人,接到她的电话,拿着手机往里间去了。

还回头看了一眼那躲着猫的女人。

“窈姐?你这会子要过来吗?这个人好奇怪,一上来就说要找你,还说出了你的大名,但她又害怕猫,一直躲着。”

郁窈蹙眉,害怕猫?

她身边可没什么人是怕猫的。

小文挂断电话后出来,那女人就迎上来,表情有些不耐:“你到底跟郁窈说了没有?”“是女人吗?”

小文点头:“对,是女人,看她的穿着打扮什么的挺好。”

“好,那等我,我马上过去。”

小文也是个有脾气的,但在店里她的身份只能是员工,不能直接和顾客对上,只能回:“我已经转达了,我们老板说她马上来。”

那女人这才转回角落里坐着,期间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的猫。

有猫猫想亲近她,凑上去想闻闻她的味道,都被她呵斥走了。

小文看着她的种种行径,不解地摇摇头。

怪道有钱人家的纠纷多呢,指不定是什么爱恨情仇。

郁窈到了店门口,远远就望见玻璃窗里的背影。

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瞧得不真切。

结果一进门,那女人一转头,就让郁窈愣住了。

“阮玉兰?你来干什么?”

阮玉兰见她终于到了,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走到她跟前:“你好,郁窈,郁窍的妹妹。”

她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想和郁窈握手,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放上小腹。

郁窈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微微蹙眉:“你有什么事?”

见她不领情,阮玉兰笑着收回手。

“我来找你必然是有事想跟你说的。”

郁窈淡淡道:“你如果是想来跟我耀武扬威的,我劝你就不用开口了。”

阮玉兰一愣,随后笑道:“之前在你姐姐上的婚礼那件事是我不对,我先跟你说声抱歉。”

郁窈觉得好笑:“你把事做了,还做得让我姐下不来台,你现在说这些场面话给谁听?以为我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随口两句话就能被你哄得团团转?”

阮玉兰看她态度如此强硬,也不继续绕弯子了。

“有一个事确实想跟你分享,就是,我怀孕了。”

听到怀孕这两个字,郁窈挑了挑眉,淡然道:“哦?是吗?那恭喜你了。”

阮玉兰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怎么这两姐妹的反应如出一辙,丝毫没有震惊和怨恨。

倒是显得她有点自作多情了。

“恭喜我?谢谢你了,不过是你姐夫的,恭喜也是很正常的。”

郁窈觉得这女人真的有点不识好歹。

真的以为她那什么姐夫是个香饽饽吗,人人都想凑上去?

她不虞道:“还有什么事,你宣告完了,我也恭喜完了,没什么事你就可以走了。”

阮玉兰的笑容有些僵硬。

被这两个女人连续下面子,她也有些绷不住。

不过还好她还有一手。

“郁窈,其实吧,我也不想太咄咄逼人。但是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一副热心肠。”

她感觉脚腕处有些酸痛,顺着旁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有一件事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但是又怕你承受不住。”

卖关子是吧?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郁窈环抱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阮玉兰:“是吗?既然怕我承受不住,就不用说了,不然我一会被吓得晕倒了,岂不是白白地浪费了你这幅热心肠?”

阮玉兰被呛得一时间没开口。

她笑了笑:“郁窈你这张嘴,不愧是出了名的毒。不过呢,我就是本着热心肠的原则,特地来告诉你的,怕你被一直蒙在鼓里而不自知。”

郁窈翻了个白眼:“你走不走?不走就别在这废话了。”

说完给小文使了眼色,小文立马会意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阮玉兰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台,起身欲与郁窈对视。

只可惜她身高不够,没办法与郁窈做到平视。

“郁窈,你心心念念在乎的好姐姐郁窍,可能不是你的亲姐姐。”

她一字一顿,如同恶魔低语,看不得任何人幸福。

郁窈嗤笑一声,觉得好笑:“你倒是手段层出不穷了,什么话都能编出来,你以为你这一两句话说出来就很有分量?”

阮玉兰也不恼,只是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

“我说话也不是瞎说的,这是一些郁窍和她亲生父母见面的照片,你看看吧。”

郁窈淡淡一笑:“你这回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挑拨我和我姐的关系,你好趁机上位?”

阮玉兰不作他言,只是笑道:“你信与不信全在你,我只是看不下去你们全家人被蒙在鼓里。”

说完,她轻轻一撩长发,拿起包包离开了。

小文看着这一出戏,心里打鼓。

她刚刚都听到了什么?怀孕?姐夫?

怪不得那女人十分怕猫呢,原来是宝贝着自己肚子的孩子。

姐夫?怀了姐夫的孩子?

乖乖,这信息量可真够大的。

郁窈拿起桌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郁窍身着朴素,没有戴首饰,甚至连手镯也取下来了。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对老夫妻,还有一个看起来怯生生的男孩。

郁窍的表情看起来很平淡。

郁窈心头微震。

如果说刚刚她只是有两分怀疑,但此刻看完这两张照片,她有五分怀疑了。

她想起了之前的很多事。

有时候听到有些亲戚会说郁窍是她们家的福星。

有很多模糊的细节,现在在郁窈的脑海里突然清晰起来。

之前她也听说过,说梁菁其实是有不孕的症状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调理好了。

郁窍可能是他们觉得自己无法生育了,才领养的一个孩子。

郁窈的心越来越沉。

“窈姐,温茗姐的情况怎么样了?她男朋友昨天还来我们店里问了,就是语气不好。”

郁窈思绪回笼,嗯了一声:“挺好的,就是要住院一段时间,下次别让她男朋友进来。”

小文一愣:“额,好的。”

“今天提前打烊吧,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郁窈拿着照片离开了。

小文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狗血剧情?”

郁窈开着车,车影在她脸上飞掠而过,印出她此刻有些麻木的表情。

其实她只想要个答案。

梁菁坐在客厅翻着文献,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不小的动静。

抬头还没看清是谁,就感觉眼前一阵风吹来,郁窈直直盯着她,表情有些不自然。

梁菁抬了抬眼镜,疑惑道:“这是怎么了?”

郁窈微喘着气。

“妈,我姐和我是不是亲生姐妹?”

此话一出,梁菁拿着文献的手顿住了。

“你…你听谁说的?”

郁窈看着梁菁的反应,心里已经有七八分肯定了。

“妈,你就跟我说,到底是不是?”

梁菁有些难忍,转过头,似是不想多话。

半晌,郁窈听到一句悠远的回答。

“不是,她是我们领养的孩子。”

郁窈却突然笑了一声:“那你们都不告诉我?”

梁菁蹙眉:“窈窈,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我们都把郁窍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你们姐妹俩关系这么好,我们觉得没必要跟你说。”

郁窈此刻冷静下来,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梁菁说的话是对的,她知道与不知道,没有那么重要。

“那…我姐自己也知道了。”

郁窈坐下来,深深叹了口气。

梁菁却突然起身,蹙眉反问道:“什么?!窍儿知道了?!”

郁窈看着梁菁的反应,觉得有些不对。

“你们……都以为她还不知道?”

梁菁不敢相信:“你姐怎么会知道呢?我们从来没说过这事,领养证也是放在老家的。”

郁窈蹙眉:“可…”

她想起了刚刚那几张照片,赶忙拿出来给梁菁看。

梁菁看完,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看来是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了,窍儿也知道了。”

梁菁的表情有些挫败。

郁窈安慰道:“没事的,妈,姐不是那样的人。”

梁菁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当年我们也是知道她亲生父母的情况的。”

“她亲生父母都是农村户籍,为了生个儿子,拼了不少积蓄。”

“她当时是她们家的第三个女儿,她父母养不起,就给丢出来了。”

郁窈眉头紧锁。

梁菁叹了口气继续道:“当时我们也是办了手续,保证绝不会遗弃郁窍,会如亲生孩子一般待她。”

“后来,我们意外就有了你。”

梁菁苦笑了一下:“医生都说你是个奇迹,因为我能生育的可能几乎为零。”

“可能是因为我放宽了心,窍儿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所以我们也觉得她是我们的福星。”

梁菁笑道:“如果她的选择是自己深思熟虑的,那我们也不会拦她,那毕竟是她自己的人生,我们只不过shita”

最新小说: 都市神农仙医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甜蜜宠爱:萌妻,乖一点 深闺天下 遮天之天帝副手 高手下山:开局直接无敌 逆袭1987 金丝雀飞走后,大佬疯了 穿书七零带亿万物资当辣妻 被爆孕吐后,玄学大佬带球嫁给山里糙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