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 / 1)

“父皇……”太子声音有些颤抖,“您……这是您跟他们做的一场戏?”事情到这儿,太子什么都明白了。

“清浔,你的反应……朕很失望。”

太子双拳紧握:“失望?哈哈哈哈,现在你的反应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皇宫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了!来人啊!”太子手一挥,“给我把他们都抓起来!”

除了被风卷起的灰尘,没有谁动。

“你们怎么回事?我说把他们都抓起来!”

“清浔,回头吧。”皇上叹了口气,“回头吧,我不怪你。”

“啊!!!”太子大吼一声,想要冲上去。白琨宇一下反扣住太子双手,把他按到在地。

“父皇,你就相信这几个外人,不相信你儿子?”

“刘皇后已经招了,二弟还不知道吧?”

“什么……”太子面无血色,“她,她这女人,她是骗你们的!她最恨我母妃……她……”

“殿下,事已至此,别再丢了风度。”

皇上看不下去了,一挥手,侍卫们把太子押了下去。

太监搀着皇上下了台阶,他来到允儿面前:“你……你就是……”

允儿看向白琨宇,不知如何是好。

白琨宇点点头:“这就是你父皇。”

“父……父皇?”

“好孩子……”皇上抱住允儿,“让你受苦了……是父皇不好,是父皇不好。”

“父皇你……就这么相信了吗?不再验验我的身份……”

“不,不,你长得很像你妈妈……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怀疑了……才答应跟白将军做局……没想到除了假冒皇子,还查出了更大的事。”皇上松开允儿,允儿看到皇上落了滴眼泪。

“什么事?”

“太子跟布瑞吉勾结谋反,而布瑞吉又跟云仙教有勾结。”白琨宇替皇上说到。

“所以……?”

“布瑞吉答应太子,帮助太子取得皇位,但是代价是叶国三个省割给布瑞吉。但是这都是布瑞吉联合云仙教的骗局,等国内动荡不安时,布瑞吉会发兵进攻,和云仙教平分叶国国土。”

“云仙教许给布瑞吉什么好处,布瑞吉会这么帮他们?”

“不知道。”

“那咱们更应该去看看了。”

“你们要去看什么?”皇上问。

“微臣打听到了云仙教总坛的大概位置,打算去调查。”

“你也要去?”皇上看向允儿。

允儿点点头。

“不行!”皇上立刻说,“你贵为公主,怎能如此冒险?”

“父皇,我是您的女儿,同时也是叶国的子民。我有义务和大家一起拯救叶国。就算您不让我去,我也会偷偷跑出去的。”

皇上对上允儿坚定的目光,叹了口气:“朕等你们凯旋而归。”

皇上一举清理了朝中的叛徒,而后召集大臣们一齐商议对付云仙教的对策。

一直谈论了三天,三天后白琨宇出了议事厅。

皇上已经把允儿一家接到皇宫暂住了,这样可以保护白家的安全。让白琨宇没有后顾之忧。

“怎么样?”允儿问。

“十万大军皆能由我调配,定一举铲除云仙教。”

话不多说,三天后他们调结军队前往云仙教总坛,大概行了两个多月,到了离边境最近的省,临阔。

“萧临说要解决这件事,不知道他会如何解决……”临阔知府府里,允儿叹气。

“别太相信他,你们分别了三年……三年,可以改变的太多了。而且你跟他也并不熟。”

“嗯……”允儿不想把萧临想得太坏,但白琨宇说得也对。

“没事,不管他如何,这次咱们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正说着,一个小兵来报:“报,白将军,边境已有敌军集结。”

“这么快?”白琨宇看看允儿,这个消息仿佛印证了他的话,“你下去吧。”

“是。”

“看到了吗?萧临肯定把遇见你的事告诉萧寒了……你回房歇着吧,我和其他人谈论一下战术。”

“好……”

允儿回屋的路上,忽然看到知府的小女儿从一个狗洞跑出了府。

这怎么行?!现在处处危机四伏,不知道何处有云仙教的教徒,一个小女孩要跑到哪去?

“喂,你去哪?”

允儿趴在狗洞旁喊到。

小女孩根本不理她,一个劲儿往远处跑。

允儿咬咬牙,只能钻出狗洞去追。

这小女孩跑得很快,临阔多山,允儿一直追到被当地人称作三落山的山头才追上小女孩。

她蹲下抱住小女孩:“你要去哪啊?”

小女孩指着山腰处:“那。”

“那怎么了?为什么要去那儿?”

“有人叫囡囡去。”

“叫你去?”允儿感觉有点不妙,这跟在围猎场的情况不是差不多吗,“谁叫你去?”

“不知道。”囡囡还是指着山腰,“我要去。”

“咱们不去,咱们回家。你爹爹该着急了。”

允儿站起来去拉囡囡的手,囡囡一下挣脱出来,跑了。

“囡囡!”允儿赶紧去追。

不知道囡囡中了什么邪,跑得飞快。跑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她才停下来。

允儿环顾四周,不像有人。但是囡囡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

“囡囡?”

囡囡向左边走了一步。

她身后有一块墓碑。

荒山野岭,孤坟和中邪的小女孩。前又有哭声杀人。

允儿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不想靠近。

“囡囡,你过来。”她向囡囡招招手。

囡囡不动,好像执意要允儿过去。

允儿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她感觉自己鸡皮疙瘩全都立起来了。

走近了也没用什么时候发生,允儿看到墓碑上写的是:童萱之墓。

童萱?这好像是……是她妈妈的名字。允儿不敢相信,又凑过去看了又看。写的真的是童萱二字。

同名同姓?

未免太巧了。坟前没有杂草,能看出是有人定期清理的。这是谁想把她引来这儿?她生母是一国的皇后,尸首应该葬在皇陵,怎么会在这儿?

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囡囡还是一副迷离的样子,允儿拉紧囡囡的手打算带囡囡先回家。

一路回家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允儿很是疑惑把她引去坟前的目的。

回到知府家,白琨宇他们小会还没有开完,但是下人们已经发现允儿和囡囡不见了。

“小姐,你们去哪了?”一个丫鬟上去就抱住囡囡,脸颊隐隐有泪痕。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囡囡还是害怕囡囡走丢她被知府责罚。

“你们院子后面有个狗洞。”允儿说,“她从狗洞跑出去了,你给她用百合莲子野菊花熬点粥喝就好了。”

“谢谢白小姐,谢谢白小姐。”丫鬟一连说了两遍,抱着囡囡走了。

等到下午,白琨宇才商议完大军部署。

“哥哥你过来。”允儿把白琨宇拽到一边。

“怎么了?”

“还记得围猎场死的几个人吗?囡囡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我怀疑凶手也来临阔了。”

“咱们周围有云仙教的人?”

“不一定。也可能是凶手做完了任务,回了总坛。而后萧临知道咱们来了,又派他过来。”

“他这次也是要制造慌乱?”

“我感觉不是,她把囡囡引到一处孤坟了。”

“孤坟是?”

“上面写的……童萱之墓。”

“那不是……你生母?”允儿的事白琨宇都知道。

“可是过去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大概是想制造混乱。别理就是了。”

允儿点点头。

白琨宇的计划是打算打云仙教一个措手不及。出奇兵致胜。

突袭就定在后天,选了一万精兵。明天正面大军与云仙教交战,小队去切云仙教后翼。

这种打仗的场合,允儿自然不能跟着。她跟着也没用。她就好好在后方待着。

白琨宇他们都出去打仗了,允儿和囡囡待在一起。允儿带着囡囡玩翻皮筋。

两人正欢声笑语地玩着,囡囡忽然停下了动作,指着外院:“她来了。”

“谁?”允儿也看去,看到有个丫鬟走了进来。这个丫鬟低着头,厚厚的刘海挡着大半张脸。

她来到允儿近前,一把抓住允儿的手:“允儿妹妹别来无恙啊?”

这声音听着熟悉,允儿只一愣就想起来:“彩儿?来……”允儿刚要喊,就被彩儿捂住嘴巴。

彩儿一撕人皮面具:“现在连姐姐都不叫了?”

“呜呜呜!”

“我知道你想跟姐姐叙旧,姐姐也想跟你聊聊呢。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彩儿一个手刀劈晕允儿,将允儿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轻功轻松翻过墙头,府里的侍卫都被彩儿毒晕了。

允儿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醒过来了。房间里除了她谁也没有。

她揉揉发痛的后脑勺,下床四处查看。这个房间陈设很简单,没什么能表明屋主身份的东西。允儿的直觉觉得这不是彩儿的房间。

她沾点唾沫,把门纸捅一个洞,屋外也没有人看守。

她推开门不禁疑问这到底是哪儿。

没有守卫,就代表没想囚禁她。那把她抓来还有什么用呢?

她渐渐走出走廊,这个楼是一个圆形,两边是屋子,中间有个大洞是楼梯。她站在楼梯上,忽然听到顶楼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悄悄从楼梯到顶楼。

就听彩儿在劝萧寒:“教主,真做了就没有回头路了。”

萧寒一笑:“不是早就没有了?”

“开启了大阵,所有人都会死!”

什么!允儿一惊,什么阵法这么厉害?!

萧寒功力决绝,允儿一动他就听出来了,一个闪身间便到了她眼前。

“原来是你啊。”他说着,把允儿拽到大阵前,“自己送上门来了?”

允儿看向彩儿,她脸上满是泪痕,悲痛看着她仿佛在求她劝劝萧寒。允儿就明白彩儿为什么拐她来这儿了,可是彩儿都劝不动萧寒,自己又能怎样?

她这么想着,还是冷静问他:“这是什么阵法?”

“这阵法一旦开始,牺牲万万人的姓名,我就是天底下最强的存在。”萧寒眼睛发亮,抓着允儿的手也紧了,“跟着我,叫你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允儿才不稀罕。她身体一阵寒颤,原来他勾结布瑞吉,不是为了叶国的皇位!布瑞吉还被他蒙在鼓里,被他当枪使!好可怕的男人!

看着允儿目光阴晴不定,萧寒也知道她不愿意,眸光一冷。反正到时候他已然是最强,也不容少女拒绝了。他便不再多说,开启大阵。

允儿相信白琨宇会解决这场危机,就不再激怒萧寒。

随着一阵红光闪过,光好似有了实体涌入萧寒身体,萧寒面色潮红,非常享受,连带着允儿身体也热了起来。

大阵成功了!她一惊,刚想捣乱。下一秒一根利箭划破空气,直直插入阵眼,大阵被打破了!

阵气反噬到萧寒身上,把他打飞出去,连带着允儿也飞出去,她刚想抓住什么,身子就被人揽过,落入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

她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白琨宇的脸。他是赶过来的。头上还滴着汗珠。

“哥哥……”她轻轻唤他,他的出现总是叫他安心。

“交给我吧。”白琨宇松开她,挡在她身前。

“交给你?好大的口气!”萧寒擦掉嘴角吐出的鲜血,整个人狼狈不堪,但还是站起来,狂笑,好像看不起白琨宇。

他向白琨宇走来,两个人在祭坛中间站定。他伸掌想聚气,却因为受到重创再次咳出血来。

彩儿再也收不了了,飞跑过来抱住萧寒的腰,她眼泪又溢了出来:“你打不过他了,与其被他抓去受折磨,不如放手吧!”

“不行!多年的努力不能功亏一篑!”萧寒红着眼眶,快要疯了。

彩儿看着他这样,心里也非常难受。皱皱鼻子把心一横,抱着萧寒从祭坛跳下。

允儿和白琨宇都吓了一跳,俯身向下看,两人已经落入祭坛被血水淹没不见了。

“他们……死了?”允儿有点难以置信。

“嗯。”白琨宇收回目光,这么高摔下去,骨头都得碎了。他并不可怜萧寒,又把眼神回到允儿身上,“你没事吧?”

“没事!”允儿很坚定,“有哥哥在,我当然没事。”

“允儿……”白琨宇情难自制抱住她,“等回去了咱们就成亲好不好?”

允儿在他怀里幸福的点点头。

两人回去,皇上念在白琨宇带兵打退布瑞吉,又粉碎了云仙教的阴谋,封他做护国大元帅,乃是叶国最大的武官职位。

皇上同意了把允儿嫁给他的请求。白家一时风光无比。

成亲当晚,红烛摇曳。

白琨宇看着盖头下少女通红的小脸,低头吻了上去。

两人婚后琴瑟和鸣,成就民间一段佳话。

最新小说: 都市神农仙医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甜蜜宠爱:萌妻,乖一点 深闺天下 遮天之天帝副手 高手下山:开局直接无敌 逆袭1987 金丝雀飞走后,大佬疯了 穿书七零带亿万物资当辣妻 被爆孕吐后,玄学大佬带球嫁给山里糙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