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巷惊魂(1 / 1)

一路不停歇,终于跑到了镇上。

顾川在心里不停思索,得先去镇上收集一些粮食,然后出镇躲入山林,之后再做打算。

一路跑来气喘吁吁,面红耳赤,右手扶着一户人家的墙壁,左手不停的摸着胸口给自己顺着气。

还来不急做休整,便听到前方传来胡语声,像惊弓之鸟一般,被吓了一跳。

顾不上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就急忙走到前方一处僻静的小巷子里,借着黑暗遁入了空间。

一个身影从远处略显急凑得走过来,顾川心里不由的起了一丝闪过疑惑。

一个身形高大壮硕胡虏,摇摇晃晃迈着八字朝着藏身的小巷走来,腰间还挂着一把略显脏污的弯刀。

“我难道被发现了?”

顾川的目光仿佛被固定在了弯刀上,更近了,近到能看得清清楚楚那银白弯刀上被钝化的刀锋,擦不干净遍布血污的刀身。

刀上的那一丝丝,一块块的不是脏污,是一条条惨死在刀下的无辜亡魂。

胡虏的身影越走越近,双腿好似有些发虚,路过了顾川藏身的这个角落。

那道影背对着顾川,撩起腰间的袍子,褪下裤子,嘴里吹着口哨,准备释放某种黄色水柱。

此时街上静悄悄的,时不时从远处传来凄厉的呼救声,咒骂声。看这眼前这浑身散发着舒爽气息的背影,顾川在纠结,要不要利用好眼前这个好的机会。

目不转睛盯着眼前这个散发着酒臭味,畅快打着哆嗦的身影,顾川终是狠下心肠,拿着锋利的锄头,从空间悄悄出来。

站在离这个兵丁八步远的地方,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将锄头狠狠地砸这个胡虏的脑袋。他的后脑勺顿时就冒出血花。

可惜以8岁小儿的力气,还不足以了结他。

对方踉跄了几步,然后转马上过身来,护住头部。用凶狠的眼神瞪着从背后袭击他的顾川。

顾川趁机向后退了几步。看到对方还没有倒下,顾川心里瑟缩了一下,害怕极了。

胡虏看到袭击他的是一个幼稚小儿,本来想大声向同伴呼救的他,张了张嘴,还是决定自己亲手决绝这个“小麻烦”。

他火速提上裤子,系好袍子。顺手摸了一把冒血的后脑勺,看着手上的血渍,嘴里嘟囔,皱着眉头,冷笑一声,便撸起袖子,面带狰狞朝顾川走来。

顾川退无可退,此时顾川开始绝望了,背靠着墙壁,浑身颤抖。

看这顾川这幅样子,胡虏扯着嘴角,满脸得意的讥笑着。

接着便堵住了顾川前方的路,伸出强壮结实的手臂紧紧掐住顾川的脖子,得意极了!

用他粗糙巴掌朝着顾川的脸上甩了几个耳光,顾川被打的眼冒金星。

被紧紧的掐住脖子的顾川,提溜到半空中,双眼仇恨的盯着眼前的胡虏,使劲地向前蹬腿,向胡虏兵丁身上踢去。

可是顾川的力量太小了,这点的力气,对个强壮的成年人来说,就像蚍蜉撼树。

对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呼进肺部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少,顾川被憋地满脸通红。

“不,我不想死!”

无奈啊,还不等他想到办法,眼前这个嘴角带着残忍讥笑的恶魔,便从腰间拿出了那把带着擦不尽血污的弯刀,嘴里叽里呱啦地说着顾川听不懂的胡语。

胡虏拿着刀子在顾川身上不停比划着。好似在考虑,从哪里下刀比较好。那模样,比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还狰狞。

不,不可以再坐以待毙了。

绝境中,顾川迸发出一股子戾气,抬起双眼,恶狠狠的瞪着眼前高举弯刀的恶鬼。两只手紧握,指甲紧紧嵌进了掌心。

刹那间,一股源自潜意识、发自内心的狂暴喷涌而出。

突然,就在刀尖对准顾川太阳穴咫尺的这一瞬间,让在场的两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便是顾川自己,也为此变故,茫然了。

刚才还对着顾川还举刀相向的胡虏,突然就变得眼神迷离,仿佛失去了神智一般,接着便倒下了。

这样荒诞的一幕,看得顾川直接愣神。

“这难道就是催眠,我异能吗?”

顾川也随着胡虏的倒下,也狠狠摔倒在了地上。

感受着屁股上传来的剧痛,他顾不得研究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便上前试探着对方的生死。

发现还有气儿,便拿起掉在地上的弯刀,想着以前的杀鸡的样子,给这个胡虏抹了脖子。

顾川此时才悄悄放下心,退后一步,砰的一声,摔坐在了地上。带着血迹的弯刀也随意被丢在了地上。

刚才情况十分危急,顾川的肾上腺素极限飙升。解决了这个胡虏后,顾川整个人冷汗岑岑,都快虚脱了,浑身后怕的颤抖着。

顾川不得发虚的双腿,颤抖着,把带着血迹的弯刀在尸体上擦干净了之后,收进了空间。

然后继续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阵,翻出几个装的满当当的钱袋子,来不急仔细查看,便放入空间,接着艰难得爬起身来。

看来镇子里面也惨遭兵祸了。他得在快点儿,逃离这个被已经被这群毫无人性的恶鬼占领的小镇。

顾川来不及休整便悄悄从巷子口伸长脖子,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

得乘着天还没亮,收集物资,赶紧逃出镇子,藏进到林子里去。

不然等到了白天,逃出生天的机率就会变更小。突然,从右边传来一阵声响。事不宜迟,急匆匆往左边跑去,途中看到了门户大开的粮店。

思索片刻,想到空间里只有那一浅缸底的粗面粉,硬着头皮往粮铺里走去。

就在柜台翻找东西时,听到外面传来绝望的尖叫声,顾川赶紧藏到门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发现一群胡虏兵围追一名身着蓝色衣裙的少女而来。少女东逃西窜,竭力而逃,可一名身姿柔弱的女子怎么能敌得过一群豺狼般的恶魔呢?

待那群胡虏兵丁戏耍够了,便将少女扑倒在留着残雪的地上,在眼前上演了一幕惨剧。

可是现在的顾川只是一名8岁的孩子,怎么能敌得过一群虎背熊腰,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恶鬼呢?

因为没有能力去挽救,更加不忍心直观接下来要发生的惨事,便狠狠心,向粮铺里走去。

粮铺里到处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沿着血迹走向铺子里,铺面上的米桶、面桶里都空荡荡的,甚至连连米糠都被搬走了。

心里一急,这可怎么办?

一点吃的都没有,就算跑出去了,也活不了多久。

之前生活在物质生活极为丰富的城市里,不要说打猎,顾川连野菜都都不认识。就算跑出去也没活不了多久。

四处翻找了一下,真的连一颗米、一枚铜板都没有!

顾川生无可恋的摊坐在地上,心里苦笑:这下子完了。此时,听着外面少女凄惨的叫声,顾川露出一丝苦笑,心也随跌到了谷底。

这小镇上的粮食估计都被胡虏给抢走了,还能找到够自己吃的粮食吗?

都走到这里了,不能就这样放弃,镇上人家不少,粮食不可能都被抢走了,总还是能留下一下漏网之鱼的粮食。

小心地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向铺子的后院走去。一路上的血迹越来越多,顺着血迹走到了粮铺的仓库里,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果然什么都没有剩下。

看着那空荡荡的大米桶也空箩筐,想着走过路过不放过,说不定以后哪里能用得到,就收了一些空的箩筐与小型米桶进到石头空间。

离开仓库,走向后院,只能寄希望后院的厨房里还能剩下点东西。

在卧房门口发现了粮铺赵掌柜的尸身。身上好几处致命刀伤,卧房里也是一片狼藉。

看到地上还算干净的床铺被褥,也统统捡起来收到空间,这些布料可比原身家里的好多了,现在温度还比较低,这些都还能用得上。

除了些衣服被褥,卧室里依然找不到任何金、银饰品。

不由得叹气,真是帮雁过拔毛的强盗。不过还是收了几张小的凳子和桌子。连续走过好几间房,粮食、值钱的金、银这些都没有看到,不由得一阵失望。

鼓起勇气走到了最后的厨房,地上也乱糟糟的,地上到处是摔碎的粗瓷器。心低里一沉,慢慢在地上和边边角角搜寻了一下。

搜罗到了半罐猪油、一些细盐、一小把红枣,终于在被堆倒在地上的柜子里找到了小半袋粟米和半袋白面了。

终于有些收获了,虽然不多,但还是能稍微缓解一下。

收了一大一小两口铁锅,一个铜壶、一个小炉子、一捆碳、一些完好的碗碟,还有找到了一把菜刀,这个暂时也可以当成防身武器。

之前收进空间里的弯刀,不能给人看到。顾川看着手上的菜刀,这说不定是史上最悲催的穿越男主之一。

从厨房的侧门出去,看到散落的柴火,也收了一些进空间。

后院的门是被锁着的,看着高高的围墙,想了想,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张桌子。

费力地爬上桌子,站起身来,看到隔壁院子后院的门是开着的。

于是双手攀住围墙,在桌子上垫着脚尖,右腿向上瞪着。折腾了一番,终于爬上围墙。然后跳到了隔壁人家的院子。

想着空间里少得可怜的吃食,还是打算冒一下险,去搜寻一些吃食。

依稀记得,粮铺旁边是一家杂货铺,拿着菜刀,小心地走向屋子,进去同样是厨房。

这边比赵掌柜家的情况要好一些,搜到了半袋白米、一些杂豆,居然还有一小坛蜂蜜,这可是好东西呀!

这边的厨房看样子没怎么被动。杂货铺前边可能也没有被抢劫。要不要再去前面看一下呢?

看着天空中露出一丝鱼肚白。不由得迟疑一下,现在离天亮没多久了,白天被更容易被暴露。

可现在身上一枚铜钱都没有,出门没钱寸步难行,而且估计在之后也少有这样的机会搞到钱了。

不管了,再拼一把,急忙把厨房里能用的东西全部收进空间后,开了后厨房门,走过院子,进到杂货铺老板的卧室.

这间房子居然没被搜寻过.

不禁喜上心头,在这里应该能有所收获。便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把一些带锁的盒子.木箱先统统装进空间.然后直奔炕柜而去。来不及仔细看,着急打开柜子后,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收到空间后。

看到屋子被收刮一空,心里不由得一阵舒爽。

接着转身离开了卧房.接着跑去了杂货铺的库房,看子眼天色,立马推门进去。

经过这两家的搜刮,空间里的几乎装得满当当的,用意识把空间里的东西稍微整理的一下,空出了一点。

看着杂货铺堆满的仓库,不由得一阵可惜,只能有选择行的的收了一部分到空间里。

这种毫无顾忌收、收、收。的感觉可真是爽快!酸软的身体都仿佛被充满儿了,直到天色越来越亮。

突然,“嘭,哗啦哗啦!一阵刺耳破碎声从脚下发出,心里咯噔一凉,冷汗直冒,心想:惨了!这下要玩完了。

最新小说: 红警之废土风暴 狙击英雄 星河余烬 诡异猎人的日常 末世直播间:奶团被全宇宙争着宠 当我重生的那几年 灵异直播,女主她不想吓人 传奇家族构建史 从海岛石屋开始横推末日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