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绘而息息(1 / 1)

在帝国时期,人类高层内部发生了分歧,而底下民众早已民不聊生。各个村庄已经为了粮食不惜发起战争。上面不分发粮食,民众早已闹饥荒,甚至有人上山挖野菜啃树皮。

而血族早已对人类这边打起了念头,想趁虚而入,占领这个一席之位既可以带领人类也可以带领血族,当然在这之前,灵族不帮人类的前提下。他们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发起一场令人类死伤惨重的战争...

在一偏僻的村庄,有一对夫妻生下了一个新生儿,这是这个村庄为躲避战争搬来此处的第一个新生命。她的诞生为这个村庄带来了希望。

果然有她之后,村庄的每一年都会诞生下新的婴儿,而这个村庄因为这样而有了生机如桃源。而在这时帝国那边派人来收刮粮食与新生儿,在小孩中选拔具有永生能力的人带回帝都。

并安排了新的贵族在此管理村庄,这个幸福的小镇瞬间进入了谷底,在年底的最后进入了冬天,再无春夏秋天。

“觅绘,快点去给庄主拿粮食过去,今天是交粮的最后一天了。”女人在冰天雪地里挖着最后一个红薯往箩筐里放,并叫自己的女儿往贵族家里送去。

常年累月的寒冬已经让觅绘的手裂开渗出血。她小心翼翼地敲动贵族别墅的门,开门的居然是庄园管家,他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那么一丝让人畏惧,他大概有一米七八,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对让人看得发慌的眼睛,鹰勾鼻。他佝偻着腰看着眼前的女孩,他清了清嗓子:“你把粮食先放这吧,另外庄主叫你去他的书房等他。在大厅直走到尽头便是书房。”

女孩想转身就走,结果被一手抓住了手腕“你不配合,你和你家里人也会很难做人的。”他恶狠狠地盯着觅绘,说完把觅绘放了下来。

女孩只能乖乖的听从安排走到走廊的尽头。她轻轻推开门看见一个臃肿的大块头坐在中央,这便是庄主,她害怕得直打抖,颤颤巍巍地走到书桌前,而眼前的男人是一个变态。

“小姑娘,今年几岁啊?”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十..十六。”觅绘话都快吓得说不出来,低着头眼泪止不住疯狂往下掉,声音也已经含糊不清。

余光中能看见男人在笑,犹如一个野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绵羊。那个贵族站了起来,挺着个啤酒肚,向觅绘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猎物。

“还不够,再养多一会吧。”他喃喃自语,揣摩着歪心思。手怀胸,在觅绘身边走来走去:“你可以走了,顺便把管家叫进来。”

觅绘吓到赶紧站起来,踉踉跄跄得跑了出去。

管家走了进来,右手贴着胸肩并鞠了个躬““庄主有什么安排。”

“把那个小孩安排进来这里住,还有,收拾出一个空的房间给这个小孩。想不到过了十多年,再让我遇到了这么秀色可餐的女人。”男人搓着手,表现出想要把觅绘一口吃掉的表情。

管家表示明白,并退下安排去了。

不出所料,晚上觅绘的母亲就求管家不要带走自己的孩子,管家则表示这是安排,自己也无力劝阻,而且小孩跟着自己去了庄主那里会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不至于在这跟着一个自己都吃不饱的女人过日子。

管家说得也对,但是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无条件要自己女儿去享受什么荣华富贵,也猜到有什么下场。

来不及再说些什么,女人拉着觅绘到一个小角落,看似在交代最后的事情,实则给觅绘递了一把小匕首。

“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女人边说边哭,拉着女儿的手作最好的道别。看着女儿被佣人带走,心如刀割。

2.

觅绘被管家带走后到了别墅,过上了她自十三岁后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生活,甚至比村庄没被统领前还要舒适,这就是贵族的生活。

她推开房门,一股热流扑面而来,粉粉嫩嫩的闺房不像那破破烂烂的家。她窃喜这个堕落贵族看上自己,同时又害怕对方对自己做出过分的事情,心中又带着对母亲与父亲的思念。

仆人带着觅绘洗漱并换了新的衣服,洗去了脸上的污渍后露出红红的脸颊。

觅绘来到餐桌前,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场景,餐桌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烤火鸡,火鸡上面摆盘着土豆块、小番茄、苹果块...其次就是各式各样的水果,还有法棍,起司。她所不知道的是,在那个落魄贵族眼里,自己也是一个秀色可餐,“嗷嗷待哺”的可怜小羊。

女仆为觅绘拉开椅子,她坐在了男人的对面,对面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女孩,看得女孩疙瘩都散落了一地。她颤颤巍巍地拿起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汤,尝到好滋味后,狼吞虎咽地喝了起来。

男人打了个眼神,女仆阻止了女孩这种丢脸的行为后一巴掌打了在了她的脸上:“现在,我来教你吃饭的礼仪。”

女仆做了一遍,女孩跟着做一遍,稍微有一点不对就打。女孩哪忍受过这种待遇,眼泪止不住地流,哭的那是一个梨花带雨。可是女仆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孩哭而心软,错了照样惩罚。

男人看罢,只是裂开嘴笑。仿佛在看训练野兽的表演。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看得都差不多了,指示女仆把觅绘带下去,接着自己也离场了。

一个晚上,落魄贵族喝完酒,喝得烂醉闯进了觅绘的房间。女孩被吓得坐了起来,男人飞扑扑向了女孩,他抓住了女孩的手,抚摸了起来,把女孩的手放入嘴中咀嚼起来,又拿着女孩的手抚摸自己的脸:“觅绘,你的手真滑。”

突然又用力抱住了觅绘,女孩疯狂挣扎:“救命!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

“你越挣扎我越兴奋,嘿嘿嘿。”男人笑起来如一只猪,犹如八戒嗅美人,他把头埋在了女孩的锁骨,猛吸起来,嘴还在疯狂蠕动。

女孩一把推开了这个恶心的男人,男人反应过来就是一巴掌。女孩拼命反抗,随即而来的便是如风暴一样的虐打...

女孩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打算偷走,她这几天在餐桌上积累了许多面包,打算偷回家。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女孩打算从窗口离开。一脚下去,花卉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刺,蔷薇与玫瑰的荆棘让觅绘痛不欲生,但是比起数晚上在饭桌上所受尽的折磨,这点根本不算什么。她拖着满身的伤,一瘸一拐走回了家。

家中的母亲因为觅绘的离去,也一夜白头。

一个瘦弱的身影从门口摇摇晃晃,定眼一看原来是女人日思夜想的女儿回来了。觅绘看见坐在桌旁白头了的母亲,连滚带爬地冲了上去。

“我回来了,亲爱的妈妈。”她们在大雪中相拥,门外的雪吓得更凶狠了。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两母女久别重逢了。

女孩急忙从用丝绸做的布里拿出来了许多松松软软的面包塞给了母亲:“快点藏起来,我觉得他们明天会找上来,不对,你们快去邻居家里躲着,不然会连累你们的。”

母亲当然也会想到觅绘逃出来后的后果,她看着女孩脸上的伤,还有手上的淤青,说不出来的滋味。她的心如被刀割般疼痛。

觅绘家里人收起包袱就往邻居家赶,邻居听后也是收留了他们。

果然第二天,贵族庄主就发现了觅绘逃跑了,他带领着手下骑着马往女孩家赶去。

不久就到了一矮脚屋前,他命令管家和其他人去屋里搜寻,果不其然觅绘被一行人拎了出来,她摊坐在雪地里,面如死灰。

男人可不管这么多他叫管家及下手拎起人就要离开,这时村民们可不肯了,起哄了起来,手下们拔起剑,吆喝着村民闭嘴,不然格杀勿论。

这时觅绘回光返照般站了起来,用力甩开了管家和手下,她从大腿根上掏出了母亲先前递给她的匕首,直接朝贵族弹刺过去这种力度,如果是盔甲也抵挡不住了,贵族的头颅穿孔已经血肉模糊,愣是没发出声音就倒在了血泊里。

忠诚的手下拿起剑刺向了觅绘,女孩昂头大笑道:“这真是个黑白颠倒的世界...”

被刺杀的女孩鲜血淋漓,待手下们拔剑而走时,也倒在了血泊里。贵族被管家和手下清场带走。女孩被村民拿席子包裹了起来...

村民们不忍心看见牺牲自己保全大家的觅绘死在自己面前。不久他们在觅绘的父母的安排下,为村庄英雄觅绘举行了盛大的葬礼。

而不久这个村庄被判下了罪行,村庄的村民除了小孩,全部格杀勿论!那群猪狗不如的家伙,要村庄陪那个落魄贵族一起下葬。

那个冷血无情管家告诉全部村民:“要怪就怪,那个小女孩,是她把你们推进了深渊。”

最新小说: 红警之废土风暴 狙击英雄 星河余烬 诡异猎人的日常 末世直播间:奶团被全宇宙争着宠 当我重生的那几年 灵异直播,女主她不想吓人 传奇家族构建史 从海岛石屋开始横推末日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