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识破(1 / 1)

李怀运在那一瞬间也意识到不对劲,直接将身子下沉,然后如同装了弹簧那样,飞身向上,以拳头对上了那个剑尖。

巨大的气场再此天峰祭坛中散开来,所造成的那种狂风比之前的更大,似乎要将石柱都要吹倒了。

李怀运想不到自己居然落了下风,那个剑意已经将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来,他狠狠地咬牙,那剑尖已经快要到达自己的头顶,只要再过一会,剑尖刺入到了自己的天灵盖。

但无论他如何用力抵挡,都没法阻止这一招剑式了,八门剑式的最后一招,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

就在这危难的时候,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巨大,而又模糊的身影。

临王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不但青芒不能继续刺进对方的天灵盖,连自己身体周围都感觉到一种很强大的压迫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为何?这家伙的身体周围到底出现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找心中生出了一种惊恐。

那是一种很强的力量,让人无法企及的那种力量。

过了不久后,那个模糊的身影终于清晰了起来,一个多面千手的佛像出现在了李怀运的身体周围,将临王包裹其中。

感觉到大事不妙的临王,立刻想办法挣脱了那种束缚,从法相身体内挣脱后,他大口的喘气,冷汗直流,这种情况他从未见过。

这家伙身上的秘密越来越让我难以理解了,为何他会拥有这种强大的法相。

看来他说的情况是真的,一直让我小心这个家伙,想不到,居然真有如此大的力量。

我虽然掌控了全局,可依然没办法处置掉这个家伙,那么日后必定是心腹大患。

或许让他回来,和我一起对付这个家伙才是最好的计划。

此时后悔,对于临王来说已经无济于事了。

李怀运张开双臂,“怎么样!临王,你觉得还能杀的了我吗?”

“哼!不知道你在得意什么?要是没有这个法相,你此刻已经成为了我的剑下亡魂了,还有什么资格再此说话!”

“很不幸,我就是有了!所以,你现在应该束手就擒了,别做无畏的挣扎,或许皇帝能够饶你一命!”

“哈哈!”临王大声的笑道,“真是好笑,我的所作所为在你眼里是密谋造反的大事,你却天真的认为皇帝会绕我一命?不知道你是天真还是皇帝天真。”

“此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周要是没有我镇守边疆,妖族攻来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看皇上该派谁去?那些将士们只听我一人发号施令!”

李怀运指着临王,“以大周作为要挟,想让自己当皇帝,你可真是人才,要是你当皇帝了,你会去镇守边疆吗?那些将士跟你出生入死,你就这样不把他们待会京都?他们会服你吗?”

“你只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如今做出这种杀头的造反之事,却要让整个大周陪葬!”

“还在那里信誓旦旦的说道,自己是为了大周的百姓,实在太过虚伪了!”

“依我看,还是直接将你送上西天,省的以后大周出事,你又有蠢蠢欲动的谋反之心。”

极目金刚的法相伸出了手掌,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量将周围的空气都烧红了,直接将手持青芒的临王拍倒,陷入到了地面中。

青芒已经出现了裂痕,不在发出青色的光!

临王缓缓的抬起手臂,看着青芒,他根本无法相信,最强的自己,居然连法相的一掌都承受不住。

这个家伙所拥有的法相之力,实在太过强大了,他的七孔冒出了鲜血,身体的骨骼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就算是医好了,可能也很难再拿起青芒了。

“为什么!为什么!”临王到此依然不明白,上苍为何要如此对他,明明自己最尊重上苍,可这样的结局,根本就没法让他接受。

有人比他更强,而直接逆天改命!

“我是要成为大周皇帝的人,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李怀运站在了临王的身边,“心术不正的人,纵使算尽了天下,也必然会失败,天道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为非作歹的。”

临王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尽管我败了,但你也没有胜利,只要我走不出天峰,那么那些人都会死,京都内的妖物也会潜伏而出,让整个大周陷入混乱之中!”

“既然我当不成皇帝,那就谁也别相当。”

“你可真是大周先祖的好儿孙,拿自己先辈的基业,全都毁在别人手中,居然还是因为,自己的没法做成皇帝,”

“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你可是真是整个大周的核心。”

李怀运笑着说到,“不过,让你失望了,你所说的那些事情,早已失败了!那个护卫长你暗中掉包了!这事情,已经被我所知晓,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做出了应对,暗中调换了你说的那些人。”

“将计就计,并且,由我假扮皇上,这时候,京都是由皇上坐镇的,对付那些东西不就更简单了。”

听到李怀运的一番话,临王顿时气的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看出负责祭祀大典的护卫长,身上的破绽?”

“你安排的很巧妙,队伍进宫时,选择了放火,让护卫长不得不亲自前往一查究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于祭祀大典的很多详情,了解的很全,所以,才能对此进行很多安排,这样能最大的限度,让自己计划进一步的完善。”

“可惜啊!你这个行为也出现了错误,被掉包的护卫长因为左右手使佩剑的不同,让我发现了异常,这才让我有了将计就计的谋划。”

“所以你的计划基本上已经全都破产了,京都内的妖物,如果还敢出来的话,定要将他们全都覆灭。”

临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越发的难以接受这个情况,竟然从口中喷除了很多的鲜血。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让你从牢里出来,就应该将那案子早些完结,到时候,你也会因此永无翻身之日。”

c

c

最新小说: 红警之废土风暴 狙击英雄 星河余烬 诡异猎人的日常 末世直播间:奶团被全宇宙争着宠 当我重生的那几年 灵异直播,女主她不想吓人 传奇家族构建史 从海岛石屋开始横推末日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