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蓝色版)旧版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灵尊纪 > 第三十四章无数自我

第三十四章无数自我(1 / 1)

弑魔?!那个阵法……

藏诺不由一怔,竟是呆在了那里。

“快点呐!”宣王大吼。被飓风禁锢的黑色巨龙,都是有着突破的迹象。

“可是,宣王,那个阵法……”藏诺犹豫。

“快啊!顾不得那么多了。”

宣王低喝,一**元气不住的向飓风融去,每吸收一股元气的飓风都变得壮大一些。可尽管如此,那黑色的巨龙仍是咆哮不已,龙身竭力向外冲去,而且还很有可能破风而出。

藏诺眉头紧蹙,眼中出现坚决,手中浮着蓝色元气,朝着地面猛然一按。

轰隆隆!

整个风尊殿在藏诺手掌按在地面的一刹那,晃动不已,墙壁的裂缝都是裂开,露出一个个奇异的符纹。

接着,藏诺喷吐出一口精血,大殿中心一道细小的无色光束无声升腾,将那喷出的精血一把揽来,顿时间,那无色光束血红无比。

而藏诺的脸色在这时,极为煞白。

“弑魔法阵,开启!”他稳住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牙关一咬,手印骤变,口中低喝。

受到指令,裂开的墙缝内,那一个个奇异符纹皆是亮起,无形的光束连接着中心地带的血红光束,那一条条的光束像一把把利剑,剑锋凌厉,闪耀寒光。

“缚。”宣王对着藏诺点了点头,接下指印,再度变幻。

轰!

血红光束刹那消失,又在那黑色巨龙的上方突兀出现,然后直接笼罩下来,若绳索一般,将黑色巨龙紧紧束起。

吼!

黑龙巨吼,龙尾不停地摆动,,以作挣扎。但,这所谓的弑魔阵就是为了魔而出现的,岂是这小小的魔龙可以挣脱的。

血红绳索投向地面,然后猛的向下一拉。任其嘶吼也无济于事,黑龙被血红绳索强行的拉回了杨元昊体内。接着,一道血红光束从杨元昊身下升起。

“啊……”陷入沉寂的杨元昊,蓦然眼眸一睁,一声痛苦的喊叫从喉咙中传出。

见到这一幕,宣王的手印在这时停了下来。

所谓弑魔,通俗来讲就是杀魔、斩魔,让魔灰飞烟灭。可是,此时这魔物寄宿在杨元昊的体内,若是就此将之湮灭,那这个少年……

宣王心头有些惋惜,很少有人能够让他提起兴趣,面前的这个少年不但天赋惊人,且有着过人的胆识,颇对他的口味,可是若不趁现在将这个还未彻底苏醒的魔物铲除,那以后待其觉醒之后,整个天下……

“宣王,若……再不下手……我……我就要……撑……撑不住了……”

在宣王犹豫的时候,一道虚弱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听罢,宣王心中一怔,目光向阵中的杨元昊望去,口张着动了动,却没有说出声,然后他将眼睛闭了起来,旋即睁开,眼眸中没了犹豫多了坚定之意。

藏诺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将身体转了过去。

扶着孙缪躺下的孙莹莹也是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当见到藏诺与宣王的神色后,似乎明白一些什么。她看着阵中满身溢出了鲜血,仍咬着牙坚持的杨元昊,心头不禁一跳。

“束。”宣王双印猛拍,口中大喝,一把把利剑般的光束速度极快的双双刺入血红光束。

嗡!

在那一刹那,杨元昊有着万箭穿心的感觉,鲜血不断流出,体内的魔物都是泛着恐惧之意。

“以吾之血,召汝之魂。”

宣王咬破舌尖吐出精血,手指一勾,将精血抓入掌中,然后连番拍动。

轰!

蓦地,杨元昊心头一紧,感觉有一只手掌揪住了自己的心脏,就连元魂都是牵连着。而那在挣扎的魔物也是的停滞。

“噗。”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而宣王见此仅是身体微微一怔,手印便是落下。

轰隆!

如雷鸣般的炸响,震得整个风尊殿都是轰轰的。而弑魔阵中杨元昊的身体却是被碾压的有些干瘪,无数的利剑皆是刺在杨元昊的身上。

这等的疼痛谁能够承受?!但他杨元昊却是未哼一声,不是因为他的忍耐力强,而是他的神经已是感觉不到了痛感,只是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在减弱,眼前似是已看见了过门关。

“呵呵。”他轻轻一笑,在这将要陨落的时刻,他没有伤感,没有怨恨,只是心头有些不甘与愧感。

他不甘的是,自己的大仇未报,自己的逝去让灭族仇人逍遥法外。愧的是,应诺了力天王斩杀“叛徒”的事,如今却是要食言了。

他转过头,眼眸睁开,血水已经浸入了他的眼睛。他视线模糊,仅是血红之色,看着那正盯着自己的孙莹莹,心头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

砰!

宣王心中不忍,但没有留情,因为牺牲了这个少年,可以换来天下以后的和平。

浑厚的元气全部从体内迸出,在他手印的结动下,凝聚成一把巨大的元气长剑。他手指一指,巨大长剑破空而至,剑尖向下,直对着杨元昊的头颅。

“小家伙,对不住了。”

宣王嘴巴动了动,一道轻声传入杨元昊耳中。杨元昊莞尔。

“弑魔,斩。”宣王低叱。

半空中的大剑瞬间分离,化作千万把小剑,仅是略做停顿,便猛的刺了下去。

孙莹莹心中莫名的痛,泪水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千万把剑雨划破虚空刺在了杨元昊身体上,他眼眸仅是闪了闪,然后渐渐的黯淡了下去,生机从其体中慢慢褪去,而他体内的魔气也在消散。

腾!

一道墨黑色火光少了起来,仅是一瞬,阵中那修长的身影已是不见,化作了虚空的粒子。

呼!

不知怎的,殿宇中拂动着微风,卷起了一道道尘土飘向了殿外。

弑魔阵渐渐地淡去,整个大殿陷入悲寂,宣王的心中带着无比的内疚。若不是他强行将这个少年带来这里,让其做什么引魔之法,也不至于一位可能是震动以后的至强,就此灰飞烟灭。

他转头看着地面平静躺着的孙缪,轻轻叹了口气。蓦地,他猛然转过身去,望着某处虚空,眼神一跳,然后探手一抓,又将手负于后背。

“立刻启动四灵,开启护城大阵,北域变天,如今的我们还不足以去应对。”宣王将目光看向殿外,幽幽说道。“护城阵法应该可以支撑两年,在这两年中,你与孙缪务必要达到王者境,就算是开启秘境都得竞入王者。只有竞入王者境才有资格去守护丰城……”

听着宣王的语气,藏诺眼中也是掠过些许伤感,可叹一位北域新双王之一,如今却只能忍辱偷生,才能勉强的来抵挡外敌。

“是。”他轻声应到。

宣王手指指向孙缪,指间一缕青光射进孙缪身体,然后让藏诺将之扶入房间,又将目光转向了孙莹莹。

“你的使命不会平凡,好好感悟‘圣玉’中的内容,竭尽全力得在这两年中实力突破尊体境,摹纹之力要竞入凡阶上品。”宣王看着孙莹莹半天后,开口道。

孙莹莹螓首轻点,就要回到房间,一道玉简飞到了她的手心。

“不要再回房间了,这是一处密地,曾经霸天王的感悟之地,对你颇有溢出,这两年内,你就在此地修行。

听着宣王的话!孙莹莹向玉简渡入一丝元气,一道光芒一闪,她的身形便是消失。

当殿内仅剩宣王一人时,他摊开右手,看着手心的一缕金光,嘴角一掀,笑了。

这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地境,随没有什么鸟兽飞禽,但却是花草盛开,无数的参天大树破如云层,微风轻轻浮动,带动着蒲公英飞舞。

嗡!

一颗最为巨大的树下,虚空裂开,走出一道矮小的苍老身影。

看其面目,北域新双王之一,宣王。而此处也是其常年的闭关之所。

实难想象,这等花香之地竟是以暴出名的宣王栖息地?!

宣王迈动几步,仅仅几个闪烁,便是来到了远处。

这方有一个不大的祭台,祭台心有着一个小洞口,那洞口不时的喷薄出五颜六色的气流。他若玉般的手掌摊开,一丝金光跳出,跳进了洞口。

“小家伙,这个洞口可是一处上古圣穴,其中的力量可以助你再塑真身。”宣王笑道。

那道金光不是其他,而是杨元昊所残留的一缕最为重要的精魂。在那万千把剑雨刺下的瞬间,杨元昊更是不甘于这般的死去,动用体内的所有力量,强行撕破虚空,将这一缕最重要的精魂藏匿了进去。

在之前,这道精魂不过是稍稍的探出虚空,便是被宣王察觉,抓在手中。

而今,他听宣王言,那个奇妙的洞口可以将他的真身重塑,这让他怎能不喜?!

金光不断的闪烁,似是在向宣王道谢,宣王微微点了点头,金光一闪,跳进了洞口。

当那道金光没入洞口时,宣王不由得叹气。

“两年时光又真的会改变什么结局呢?若是那天魔皇没能复活还好,可若是被其借体成功,那……”

思虑到了这里,宣王不敢再往下去想,目光看向洞口又望了望远处唯一一颗矮小的树木,眼神一凛。

他捏动指印,对着祭台连番拍去,然后在其合掌间,一道光幕在祭台四周撑起。

他又是看了一眼祭台,身形恍惚间,到达了那颗矮小的树前。

咔!

宣王玉一般的手指轻点树干,那树干层层开裂,一片片的脱落,但那树皮落在地上时,竟不知是本就设置好的,还是无意间造成的。

在宣王的身旁摆出了一道阵法!

宣王眉心一亮,那阵法中心处闪起一道光芒。

嗡!

见光芒亮起,宣王一步迈了进去。当光芒消失时,宣王的身影竟是不见,而那本脱落的树皮竟然又恢复原状,回到了树干上!

且不说宣王去了何处,转过来望望洞口内。

其实这道金光是存在一些杨元昊的意识,只不过不太完整,用专业一些的话来说,就叫做残念。

可尽管是残念,杨元昊本来体内的所有一切却都是包容在了这里,而这道金光的原状则是丹田内的阴阳气丹!

这道模糊的意念对着洞口的深处游去,当一股股极盛的五彩之气在喷薄时,便停了下来,金光一颤,那些五彩之光皆是向其汇聚。

嗡!

一道空鸣声,金光四周凝聚处一道修长的虚影,仔细的看那面目,竟是杨元昊!

杨元昊的虚影蓦然捏动指印,那金光向下划去,停在他的丹田处,然后清晰可见的无数漩涡在虚影的体表出现,鲸吸牛饮般将五彩之气吸收。

而每当一股浩瀚的五彩之气融入那虚影时,他都会越发的凝实。

在杨元昊虚影的丹田处,那金光也在散发一缕缕金丝,在虚影体中交织着,而其所连接的那一道道光线,倒极似人体的一条条经脉。那光线渐渐透明,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五彩气流在中流淌着,再顺着“经脉”流向了丹田处,那团金光逐渐的变大,在吸收流转而来的五彩气流时,慢慢圆滑,最后形成一颗丹药形状,这颗丹药不像一般的丹药凝实,有着无数的气流在丹中流窜着,不时的还有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流传出去,阴阳气丹!

此时,杨元昊体内的阴阳气丹凝现成功!有事一波五彩气流吸收而入,阴阳气丹一道光芒闪出,一团氤氲的金光脱离而出。

这是一处不知怎么形容的山脉,高耸提拔,山顶仿若洞破了苍穹,生机尽段,整片天地都是陷入了一种昏暗中,阴冥之气在空气中流转,使人根本不敢于去呼吸,更不敢去吞呐,因为此处完全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

砰!

突然,山脉中传出一声炸响,一道无形的涟漪扫过,山脉地带层层龟裂,连有的山体都是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轰!

两道光柱蓦然插入云霄,照亮了这片天空,那光柱一道青色,一道灰白,在这光柱内各自有着一道身影。

那身影都是尽显苍老,不过确实一个矮小臃肿,一个高大伟岸。

“哼,卜元青,你竟敢对我出手。”那矮小的苍老身影深处若玉般地手指,语气洪雷般的指着对面。他,正是宣王。

此时,宣王的眉宇间充斥着怒火,手指指着对面不断地颤抖,那矮小的个头浮在半空,似是要跳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那个野驴般地脾气没有一丝的长进。”对面的那高大伟岸的身影面色如常,平静的开口。

这位老者,他竟然敢这般说教威名赫赫的宣王,足以见其的身份不一般,其实是真的不是凡人,能够与宣王对战毫发无损,且能让宣王暴怒,能用那种语气说道宣王的,当今北域也仅有一人,与宣王并称北域新双王的,界王。

界王,远在五百年前就已消失在世人的眼线,有传闻其在修炼时因遭反噬,已经身陨。可是,如今这位被认为已是别世的王者,确实生活的站在了那里!

其实,在五百年前,这位界王确实是在冲击一种境界时遭到了反噬,可是却被一个人救下,那就是千年以来第一位圣者,誉名花圣。

那是一位兽元将尽的圣人,虽然将要远离人世,但仍是竭力将界王从陨落的边缘拉了回来。

但,花圣将之就会却是有一件事要他参办,此事不仅要其付出一切,甚至还要有着随时殒命的觉悟。

那就是,守护着上古年间一代魔君的肢体之一,它的右臂!

于是,这位界王便就着这场谣言退出了人世间,隐于此处,守护着“右臂”五百余年。而他的名讳也从界王变成了另一种称呼,守护者!

今日,知晓其一切的宣王踏入此山,与界王商讨着关于外界的事,欲其能够出手相助。可是,这位界王也是位说一不二的人物,拿着对花圣的誓言,如何也不愿再次出世。听此,宣王的暴脾气便又上来了,拍案而起,指指骂骂的,于是就有了二人对峙的一幕。

“当初,创建丰城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守护这座山,看守山中之物吗?而今,天魔皇将复生,丰城即将不保,到时阵眼一破,这山中的封印还会稳固吗?”宣王眉头蹙起,声音暴躁。

“可是,你却是以那什么所谓的誓言而视丰城为无物。”

面对宣王的暴怒,界王面色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最后嘴角一掀,粗狂的脸庞上绽放处一抹笑意。

轰!

界王双指一勾,面前的虚空扭曲,一道由着无道光线衔接的圆形符文浮现。

“破了此阵,任你差遣!”

看着那对面的符文,宣王的瞳孔蓦然紧缩,身体一怔。

c

c

最新小说: 红警之废土风暴 狙击英雄 星河余烬 诡异猎人的日常 末世直播间:奶团被全宇宙争着宠 当我重生的那几年 灵异直播,女主她不想吓人 传奇家族构建史 从海岛石屋开始横推末日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